拖延症患者的 Stealth Ops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GoRuck
Ingress Beijing
 
 
 



很早就听闻 Stealth Ops,这种活动不但可以挑战个人的身体素质,获得第二天 Anomaly 的特殊情报,而且能获得无上的荣誉以及牌子。(不不, 我看中的不是牌子


一天 @BGDaJiu 喊我说“去不去日本呀?Final 马上结束就可以去参加日本东京的活动了!”我掐指一算,工作这么长时间也该放松一下心情,像以往没有时间去现场只能作为后援军的我终于能和战友一起战斗在前沿洒下闪耀的汗水。


二话不说,查了一波日本旅游签证需要的材料详细的对了一下材料,护照、航班号、酒店、在职证明、收入证明、婚姻状况。从小家里就告诉我要亲力亲为,不要给别人投机取巧的机会。然后我点击了某宝的确认支付,还真别说这客服还挺专业,啥事情不用你操心,只需要提供一些简单的信息,当时 2 月底才提交的材料,眼看就要三月半旬了,这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不会因为要补交材料凉了吧!)终于过了两周签证邮寄到了家里,手里捧着泛光的护照,心里念叨为什么每次都赶这么紧。


待到我联系到 BGDJ 时。BG 告诉我:“那个什么,我好像活动那天还有场考试,还是晚上。


“我X,那就考试完了订最后一班”

“我看了,最后一班到那里 Anomaly 也快结束了”。


我还能怎样,当时国际新闻上波音 737 飞机好像有些问题可能会停飞,我详细查了一波,果然 JA20 用的不是那种机型,我还是一个人要踏上这个旅程。作为群里经常潜水的 Agent 我还是发出了我的心声,有一起去参加东京 Stealth OPS 吗?在等待半天后,发现并没有人理我,可能大佬们都在忙,(其实是自己潜水太深了谁知道我是谁)后来才得知这种暴露行踪的行为是很少告诉不认识的人的。终于临近活动之前加入京东华语乐队,看呀一股赤忱的热血涌上心头,多么具有创造力,哦,不对!是东京华语队伍(然而这并不是OPS群。


22 号中午 Check in 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收拾东西去商店买必要的装备,在谷歌地图上一顿搜索之后找到了一家登山器具的店,看了一眼清单,需要专用背包、2L 左右的水袋、反光条和头灯。



也就在这时,台湾大佬 TK 询问我装备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说我在购买东西,紧接着问我 10kg 的铁板有没有准备好,我回答说没有铁板我买哑铃那个可以吗?TK 让我稍等下询问当地其他 rucker 有没有其他东西可以代替,没过多久就告诉我负重的东西可以不准备了,等我到现场给我准备好了。水袋头灯都购买好了,在我的鹰语叙述下终于了解到店里没有。


眼看时间就要 4 点了,先去现场跟 nuo 总碰头商量商量哪里可以买到剩下的东西。当我第二次进入涩谷地铁站的时候感觉还是一头雾水, 在问了地铁工作人员之后撑住 JR 线到达浜松町駅之后再行走 10 分钟左右就能到芝公园,到达之后远远只看到一两个人,那时已 经5 点左右了,难道我走错了吗?我觉得应该去问问情况,几番中式英语交流之后了解到这里确实是活动集合地点,只是可能这会人都在路上吧,而且人家是 Enlightened,包上还贴着東京飛腳,后来才了解到東京飛腳叫 tokyo hikyaku ruckers 是一个组织,也算是一个兴趣小组吧,而且都热衷于 GORUCK 活动,里面有些人是玩 ingress 的也有不玩的,每周需要训练,飛腳的人各个体能都很厉害,而这个 path 只能靠获得大家的认可才能活动。随着 nuo 总的到来,他带我去了附近的地铁把包先把我自己的背包寄存,然后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桶水和两包能量饮料,正要往公园走的时候,akkming  telegram 询问我我准备好了吗? Nuo 告诉我这位日本大姐姐很友善,而且会日语英语和一些简单的汉语,回复道我马上就到,便快马加鞭的跑回芝公园。



当我再到的时候已经有大群人到达了现场,很明显的分成了两队,Nuo 总带我去找 akkming 签到。大姐姐很热情的收留了我,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问候我,接着一面带着我介绍了几位参加 ruck 经验丰富的大佬们,一面在签到名单上确认,然后就把我交给了 TK,说起 TK 我了解的并不多,只是在 telegram 上聊过几句。Nuo 总告诉我 TK 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年龄已经比较大了,而且是一位经验老道的 rucker & agent。


TK 交接过来之后就很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作为一名 rucker,就算再怎么辛苦再怎么累也要坚持下来,希望我不要掉队,给队伍拖后腿,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如果我掉队了,队伍的所有人都要等着我!我握紧拳头说我一定可以做到的,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没有底,因为也是第一次参加所以也是慌的一批。TK 命令检查一下我的背包,然后我从背包里拿出来水袋、吸管、头灯还有两桶水摆在面前,TK 一边望着我一边对我说,虽然我是第一次参加活动但是对于这个规则也必须遵守,像反光条、手套负重这些东西我却没有带,TK 一边教训我一边跟旁边的 rucker 交流问有没有多余的反光条已经手套负重之类的,然后就带着我去跟一名本地蓝军借用了手套,台湾另外一名 rucker,Chan 借到了反光条,召集了一帮有爱蓝军装了大概 10kg 的沙袋放进了背包。至此装备准备工作算是做好了。


TK虽然说话非常的苛刻,但是确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他嘴上说我各种准备工作不做,却手脚麻利的将我水桶里的水灌入水袋,一边帮我绕水管,一边讲解到水袋的保护罩如何正确的封锁。Nuo 笑着对 TK 说新手请多担待,有了 TK 就放心了。说完 Nuo 总满脸笑容的走了。他总是那么的神秘不知道他又去哪里疯狂去了。


6 点钟 Ruker 的两名工作人员骑着自行车到达了,望着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摞的空袋子,感觉有不详的事情发生。果然,在原地热身之后,就开始了点名,而点到名的 rucker 就要上前去检查背包里是否有负重,之后再领取他手中的麻袋去不远处的沙坑里面装满沙子。 回到队伍排成 6、7 列,每列大概有 10 多个人。工作人员让大家再原地跟着他做热身然后沙袋顶到头上。原本以为顶到头上也不会有多大的事情,但是这个想法没过一会就打消了。因为沙袋的重量实在是太重了,顶到头上刚开始还行,过了能有几分钟吧,我就坚持不住了。重大的沙袋压的脖子支撑不住,感觉就要像断了一样。就在这时,TK 抓起我头上的沙袋把一边放到了我脖子左侧,另一边放到右侧,就像靠枕一样着实减少了压力,脖子终于能够缓过来了。不得不说 TK 还是非常照顾新人的,而且有经验,跟着这样的大佬想想以后的应该不会太艰难吧。由于大部分的 rucker 都是本地人,所以一名工作人员用日语,另外一名工作人员用英文阐述了今天的活动规则和活动内容。


跟着大部队一路过马路、天桥,途径墓地、大街小巷先到达了一个公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在这个公园里工作人员竟然让我们按照体重轻重围成一圈,而期间认识了 rose 还有 alienJack,两名上海蓝军。打开头灯,开始第一节的比赛,没错是硬汉的比拼,摔跤。

 

Telegram @ZephyrSky


在头灯的聚焦下,现场瞬间起了氛围,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光头大汉(Ryugo Akagi),肌肉硬棒从头干到尾,而且硕大的肱二头肌有点像 ROCK 强森的感觉。在强力的推扯下无人能挡。第一节中蓝军首先赢得一分,而带给绿军惩罚的是举起树干,40 公分半径的粗壮树干在一声喝下举过头顶。完毕后我们走过天桥途径比较大的路口,而长条队伍没有办法一次性通过的时候前面的队员总是在等着后面的队伍,防止有人落下队伍;在遇到有电线,还有一些障碍物的时候总是能够提醒后面的队员小心障碍物;遇到有车辆即将到达队伍的时候总会有可爱的人站到队伍侧翼指挥并提醒车辆减速停止。


逐渐的不知不觉当中我走到了绿军的队伍当中,当然也有不乏有爱的 rucker,期间我认识了一名来自北京在日本工作的 Enlightened,那个时候我已经累的扛不住了,也就在这是他伸出援助之手,虽然是不同的阵营但是也需要互帮互助的,也就在这是我才了解到,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额外的负重沙袋,这坑爹的人品。在简短的对话中也了解到其实远离家乡来日本工作的人确实很不容易,平时上班也少不了加班可能有时候比国内的 996 还要恐怖一些,而且也是无偿的,聊了一会之后我便接过沙袋抗了起来。等快走到 shibuya station 的时候终于回归了队伍。


我们头顶沙袋在人群中秩序的排列着队伍,一对一对的向着八公雕像行走,旁边挤满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Shibuya station 算是一个人群流量特别大的地方,TK 还有领队 akkming 总是时不时的关照我们队员的情况寻问我们需要不需要帮忙。拍照留念后我们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而这时我感觉我的体能已经逐渐削弱,肚子也开始饿了,晚饭没吃的我眼看就要丧失战斗力,瞬间想起 Nuo 总给我预备的能量饮料,拧开盖子一饮而尽,瞬间灌铅,虽然味道很不错,怎么不来劲呢?可能还需要过段时间才能发挥作用吧。到达第二个站点就已经 10 点半了。第二节的比拼呢就是两队分别利用自己的沙袋当垫脚石,后面的沙袋充当前进的垫脚石一点一点铺路,人站在沙袋上不可以掉下来持续达到对面的台阶。

 

https://twitter.com/hirocos2/status/1115589044136632320?s=12


由于前排放沙袋的距离比较小,导致后面上来的人都拥堵在近距离,导致后面无法正常的前进,导致蓝军晚到对岸。第二节绿军获胜,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police 过来搞事情了,因为接到群众的举报扰民,我们由于在后半段大部分人员已经到达对岸,就开始为自己的队伍加油鼓劲,而忘记时间已经很晚影响到了当地的一些居民。在工作人员的一番解释下,我们便静默的扛着沙袋悄悄的往回赶。也是因为天色已晚,警察便跟随我们走回始发地。


路上我们有的沙袋已经开始破损,而我恰巧抓到了一个已经破损不堪的沙袋。顶在头上的沙袋随着冷风的吹过沙子已经开始往衣服里灌,rose and jack 这时也过来帮忙用胶条粘住洞口,防止恶化。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还有北蓝过来参加 Stealth,要不然还能提前帮忙预备点东西,而且还告诉我参加活动服装建议也要用那种专用的衣服才行,因为之前他们参加或 Stealth ops,所以经验自然也很多。望着我在凌风中瑟瑟发抖他们关心我冷不冷,我自然说是还行没问题,因为还有最后一节比拼,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其实呢我早已冻的不行了。到达之后放下沙袋两人结伴去了一趟卫生间之后,就开始最后的比赛,规则就是工作人员含 Ingress 里面图形的名称,然后双方人员按照工作人员说定的行走方式去领取沙袋,拿回沙袋再摆成对应的 Ingress 图形的样子,先是倒着走,然后匍匐着走,轮到我的时候是 roll 着走, 这可难受了前滚翻不行就侧滚翻吧,几场下由于速度跟不上导致最后输掉了比赛,最终 Enlightened 以二比一战胜 Resistance 获得了胜利,好像还获得了关于第二天 XMA 战的情报!


返还沙坑里的沙子之后我们所有人集合一起合影,之后左右各占一排人领取工作人员派发的 patch。至此我们的活动算是全部结束。之后 TK 带领我们在地铁站分开了,其实今天的活动难度来说并不是高,后来 jack &rose 告诉我之前的活动,是有 welcome party 的。那简直就是个下马威,不但有这些有时候还是额外增加负重,涉水是经常有的事情,相比之前通宵完成任务挑战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回想之前的活动确实并不太难只是准备工作做的太少了,而且时间也安排的比较紧张, 所以希望有意愿参加 goruck 活动的朋友要提前做好准备。这样也不至于半夜冻个半死然后吹着牛 X 跟别人讲爸爸可是扛着沙袋徒步走过 shibuya station 的人。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jres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