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chat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FieldTest
Ingress Beijing
 
 
 

猩猩昨日表示,根据玩家反馈,更新了 2 月 Perpetua 和 4 月 Lexicon 牌子规则。

本次活动牌将本身分为普通和精英两个版本,玩家完成低保的 6 个指标获得普通牌子,单项进入前 10% 获得精英牌子。

而原定发送的老 The Field Test: Hexathlon 牌子将绝版,作为参与测试玩家的奖励。

要注意的是之所以是即将绝版而不是已经绝版就是今天在 San Francisco 还有最后一场 Field Test (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

https://ingress.com/eventdescription/hexathlon/hx-2020-1-sanfranciscocausa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Ingress 13 Archetypes 03: Visionary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About 13 Archetypes

这是一个长达 13 周的解谜挑战,北京时间 12 月 10 日凌晨 01:00 起, Niantic 会在其论坛上发布一个谜题,然后让玩家解谜,结果会是一个 Passcode ,兑换后可获得 Media 一个。

Visionary

原图给出了至少四个信息:

16 个单词:

a valued walked unproductive productive zombie decentralisationist abaddon inexpressive unexpressive traditionalists rationalises rationalised  nationalism nationalist hypercholesterolaemia

背景隐藏的一段话:



To some, you may appear ordinary. They have not witnessed your true potential. To reach into the very fabric of the universe and see a distant time, a distant place, a distant truth. Few wield such power.

左下角疑似 Passcode 格式的东西:


??***?***?***?***?<*>????

右下角的一串字符:



[I02NMAEE60GIMHE]

但这次给出的东西并不一定全部都有用,最终事实也如此。


Solution

我们先来解右下角的字符串,这个字符串一共 15 个字符,按照 7+8 的方式拆成两行,即为

I02NMAE

E60GIMHE

然后从右下角的 “E“ 开始,按照从上往下、从右往左的顺序读,即为


EEHAMMING2006IE

把首两位的 “EE“ 移到最后,即为


HAMMING2006IEEE

通过搜索 IEEE 的汉明奖章(IEEE Richard W. Hamming Medal)后得知, 2006 年的获奖者为弗拉基米尔·莱文斯坦(Влади́мир Ио́сифович Левенште́йн, Vladimir I. Levenshtein),获奖原因之一是其在1965年提出了「莱文斯坦距离」(Levenshtein distance),由此可得知本次解谜与莱文斯坦距离有关。


关于莱文斯坦距离的计算方式,读者可自行参考[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0%8A%E6%96%87%E6%96%AF%E5%9D%A6%E8%B7%9D%E9%9B%A2)或其它资料,这里不再赘述。

将原文的 16 个单词按顺序两两计算莱文斯坦距离,可得 15 个数字:

5 2 11 2 7 18 15 12 1 14 4 1 3 1 18

按照字母表顺序转换为英文字母,即为


ebkbgrolandacar

由于原文 16 个单词中,第一个单词为 “a“ ,仅有一个字母,将该字母加入上面得到的串中,可得


aebkbgrolandacar

原文 16 个单词中,有 3 个单词为斜体,故转换相应单词顺序的字母,仍按照字母表顺序转回为数字


a5bkbgroland13ar

即为本次的 Passcode ,兑换获得 Media 。

原本图片中左下角所给出的 Passcode 格式实际上是上一期的格式,坑了不少人。而我则是在把图片中的 16 个单词记录下来的时候直接复制了 Ingress 论坛上别人抄下来单词,结果因为其中有一个单词拼错导致被坑了一下午。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MissionBanner
Ingress Beijing
 
 
 

全民制作人们大家好,我是来自2020的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谢广坤,我喜欢唱、跳、rap和篮球,music!鼠你太美!” 

如上图,欢迎玩家申请(一共 7 张图,欢迎替换)。


打包地址如下:

https://bjres.net/downloads/2020missions.zip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IngressFunFacts
Ingress Beijing
 
 
 

时光荏苒,本人的Portal分析系列已经做到了第三集,之前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 Portal 在哪里?》和《世界上最孤独的 Portal 在哪里?》各位看官还有印象吗?今天 EJ 继续为您带来倾力巨献——探寻 Portal 网络中 Portal 分布的东西南北四极。

首先,南极和北极是相对好找的,我们先从这里开始。地球上最北的 Portal 是位于加拿大最北部努纳武特地区阿勒特的”Alert Nunavut” (82.501192, -62.353844)。值得一提的是,阿勒特是地球上最北的人类居住地,居住着数十名加拿大的气象研究人员和加拿大空军官兵。

 

而地球上最南端的 Portal 则当然在南极洲,名字叫”South Pole” (-83.679406, 32.830357),但是看坐标也知道它根本不在南极点,大概偏移了好几百千米吧……

 

“南北是绝对的,东西是相对的”,这是初中地理课的基础知识。所以 Portal 的南北极是有明确的标准,而东西极则需要自己去定标准。如同大部分的标准一样,本人选用国际日界线来作为划分东与西的标准。具体说来,就是在时间意义上,最早迎接新一天的 Portal 被定义成 Portal 东极,最晚告别新一天的 Portal 被定义为 Portal 的西极。

但国际日界线的复杂性是一个巨大的问题。由于各种政治经济因素,实际上的国际日界线并不是沿着 180 度经线从南到北的直线,它是弯曲前进甚至有些奇怪的线。

 

举个例子,像萨摩亚和汤加等太平洋岛国,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与 UTC +12 时区的、同属波利尼西亚文化圈的新西兰关系密切。而它们原来都在 180 度经线往东的 UTC -11 时区,国际日界线的存在导致了它们和新西兰的交往非常不便,于是这些岛国都决定将时间拨快一天,在掰弯了国际日界线的同时造出了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 UTC +13 时区。

而更往东的另一个群岛之国基里巴斯则更为夸张,原来处在 UTC -10 时区的它们,同样将时间拨快一天,创造出了登峰造极的 UTC +14 时区,也在国际日界线上留下了一个突兀的犄角。基里巴斯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使用 UTC +14 作为标准时间的国家,是时间概念上最早迎接新一天的地方。所以 Portal 的世界东极就在基里巴斯。在基里巴斯,有着太平洋上最大的环礁——吉尔伯特群岛。岛上有个叫伦敦的小镇,有 4 个 Portal,其中最东边的”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1.987734, -157.47229),就是 Porta l的世界东极。

 

至于 Portal 的西极,如果按照时间概念的话,那就应该会是在 UTC -12 时区的 Portal 了(豆知识:UTC -12 和 UTC +12 在时间上完全相同,只是间隔整整一天。因为 UTC -12 是最后告别一天的时区,所以又称为 AoE 时区,”Anywhere on Earth”,意为所有地方都过了这一天。)。这时另一个问题出现了,有的地方原本就属于 UTC -12 时区,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将时间往前拨快了 1-2 小时。具体地说,就是美国领土阿留申群岛和中途岛,由于要与夏威夷时间看齐,所以强行划归到了 UTC -10 和 -11 时区。所以最后留给 UTC +12 时区的只有两个无人居住,被设为自然保护区的美国无建制领土——贝克岛和豪兰岛。

在豪兰岛上有一个信标用的灯塔,没有灯,所以只能白天才能看见。始建于 1930 年代,在二战中被日本军队炸毁,60 年代美国海岸警卫队又重新修复。在 Ingress 中,这座灯塔有一个 Portal “Lighthouse – Jarvis Island” (0.807269, -176.617703)。这是 UTC -12 时区下的唯一一个 Portal,是 Portal 网络中最后告别一天的 Portal,应为 Portal 的世界西极。值得一提的是,po 名中写的”Jarvis Island”,其实是太平洋上的另外一个小岛,而 po 图又是豪兰岛灯塔的正确图像。

 

☆ 我是分割线 ☆

国内的 Portal 四极就不用那么麻烦地去下定义啦,所以让我们从东极开始。中国的 Portal 东极是位于中俄边境的黑龙江抚远县黑瞎子岛上的“东极宝塔” (48.355263,134.745724)。

中国的 Portal 北极也在黑龙江,具体是位于漠河市乌苏里江边的乌苏里浅滩风景区内的”神如小極“ (53.558208,123.271835)。乌苏里浅滩风景区是真正的中国最北点,所以有个石刻什么的很正常。但是这个石刻上刻的明明是”神州北极“,才不是什么”神如小极“,四个字能看错俩,不得不说,没文化真可怕(

 

中国的 Portal 西极则在遥远的新疆,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交界处的伊尔克什坦山口,这里是中国最西端的口岸和通车道路。而中吉边境的 Portal ”77号界碑” (39.697191,73.922294),就成为了中国最西端的 Portal。

而中国最南端的 Portal 则位于海南的西沙群岛,天知道谁到过那种地方去申 po。在西沙永乐环礁上有一个居住着十几户渔民的小岛,叫做鸭公岛(这名字真实邓里邓气)。鸭公岛的标志石刻”鸭公岛” (16.566298,111.686085),就是中国最南端的 Portal。

 

☆ 我是分割线 ☆

自从之前两期文章刊出之后,Portal 网络中又多了百来万的 Portal,所以当然地,我们的最高 Portal 和最孤独 Portal 的记录又被刷新了。

现在的全球最高 Portal 已经直接上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封顶……但是很明显,它和它旁边那个都是假 po,它们的实际位置都应该在南坡的尼泊尔境内。而北坡接近峰顶处的“中国梯”和“蘑菇石”两个 Portal,则是由北大的绿军 @Zeneas 在攀登珠峰时申请的,恐怖如斯。

 

而现在的全球最孤独的 Portal 也与中国有关了。在那篇 520 巨献发文之后没多久,位于南极大陆的中国科考站中山站就多了一个 Portal “Atmospheric Physics Building in Zhongshan Station” (-69.371113,76.37034),它与它最近的 Portal,凯尔盖朗岛的”Notre Dame Du Vent”之间的距离长达 2252.911 km,大幅刷新了原来由”Katolicky kostol”所保持的记录,成为现今 Portal 网络中最孤独的 Portal。天知道又是哪位奇人异士申请了这个神奇的 Portal……

自此,EJ 的 Portal 分析系列就暂告一个段落了(其实是因为找不到可以讲的题材了)。不过,Portal 网络正在迅速发展之中,也许哪一天这个系列又可以找到新的题材重开了呢?(笑)

Happy submitting!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13 Archetypes: Skeptic 的谜题由三个单独的谜题组成。这三个谜题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有一个错误。

 

第二个谜题是「数迷」,第三个就是个数学的填字游戏(crossword),其实没什么好讲的,我们来好好讲一下第一个谜题。


起因

第一个谜题是一个可以完全用一阶谓词逻辑来描述的问题,也就是使用「断言」「量化」和命题的组合来描述。


上了一年我们学校萩野達也教授的计算理论 + 逻辑课。萩野教授是日本研究第五代计算机时候成长出来的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基础异常过硬,和现在天天写 JavaScript、Python 还叫苦不迭的这些 CS 学生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上了萩野一年课之后,我觉得我翅膀也硬了。既然这玩意可以用一阶谓词逻辑来描述,那么应该可以用 Prolog 来解决。第一个题目因为答案选项里有 E、1、3、A、R,因为 13 Archetypes 所有题目都以 13AR 结束,所以显然根本不用看题就知道答案是 E13AR。但如果仔仔细细做一做的话你会发现,其实 10 分钟也做完了。


但是我不管,我就要用 Prolog 来解决,重现一下上世纪 90 年代人工智能研究的荣耀。


Prolog 是什么?

Prolog 是 Programming in Logic 的缩写。Prolog 程序基于一阶谓词逻辑理论。基本就是描述逻辑,然后让 Prolog 解释器来求解。我这里使用的 Prolog 解释器是 SWI-Prolog。SWI-Prolog 是一个从 1987 年开始开发的自由的 Prolog 解释器。我毕竟也不是 Prolog 语言的专家,对我来说找个开源软件临时用一下就行了。

Prolog 的语法非常简单,几分钟就上手了。Prolog 里大写开头的字母就是变量,其他的就是常量,每个语句必须以句号结尾。第一步是描述事实,比如 Alice 是一个人:


human(alice).

事实可以是一个常量的事实,也可以是多个常量之间的,比如 Alice 喜欢 Bob:


likes(alice, bob).

然后就是推理关系。符号是 :- ,符号后面的如果成立,那么符号前面的也会成立,比如两个人互相喜欢,那么他们就是朋友:

friend(X, Y) :-

    likes(X, Y),

    likes(Y, X).

其中 , 逗号表示「且 (and)」,如果是「或 (or)」那么就是 ; 分号。然后 \+ 表示否,最后还可以用 () 来组合它们,基本上这就是基本逻辑了。


比如冬马喜欢春希,雪菜喜欢冬马和春希,春希没有去音乐会。

human(haruki).

human(touma).

human(setsuna).

likes(touma, haruki).

likes(setsuna, haruki).

likes(setsuna, touma).

friend(X, Y) :-

    human(X),

    human(Y),

    likes(X, Y),

    likes(Y, X).

然后我们用 SWI-Prolog 加载这个程序,来看看他们之间谁是朋友。

❯ swipl white.pl

Welcome to SWI-Prolog (threaded, 64 bits, version 8.0.3)

SWI-Prolog comes with ABSOLUTELY NO WARRANTY. This is free software.

Please run ?- license. for legal details.

For online help and background, visit http://www.swi-prolog.org

For built-in help, use ?- help(Topic). or ?- apropos(Word).

?- friend(X, Y).

false.

程序返回了 false. 显然他们三个当不成朋友。


写 Prolog

一开始我花了一个小时,吭哧吭哧就写完了程序。一开始约束条件写得太松散,嵌套太多太复杂,结果跑了好几个小时都没跑出来。

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事情(指数学)。有了能做一辈子的事业(指写代码)。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第二天想到了这个问题和一个经典逻辑问题「谁养鱼」是比较类似的,翻了翻正好看到这个问题在 SWI-Prolog 的例子里。学习了一下别人是怎么写的,改了一下程序竟然就秒解了。最后的程序如下:

% 1. Alice is level 7.

% 2. The level 7 agent was in squad Foot-E.

% 3. The agent in squad Foot-E started playing in 2016.

% 4. Alice started playing in 2018.

% 5. The level 16 agent has a founders badge.

% 6. Bob has a gold innovator badge.

% 7. David started playing before Eve, who started playing before Clarie.

% 8. The agent who started playing in 2014 was on squad Bike-1.

% 9. The agent who started playing in 2015 is the recursed level 12 agent.

% 10. The agent in squad Bike-3 was level 9.

% 11. Clarie started playing in 2016.

% 12. The two agents who were on bikes were the agent who started in 2016 and the level 13 agent.

% 13. The level 16 agent was in squad Foot-A.

% 14. The agent who started in 2015 was in squad Foot-R.

% 15. Bob was on a bike.

% 16. The agent who started playing in 2013 was in squad Foot-A.

year(2013). year(2014). year(2015). year(2016). year(2017). year(2018). year(2019).

earlier(A, B) :- year(A), year(B), A @< B.

agents(Ag):-

  % each agent in the list Ag of agent is represented as:

  %      h(Name, Level, Year, Type, Squad)

  length(Ag, 5),

  member(h(alice, 7, _, _, _), Ag), % 1

  member(h(_, 7, _, foot, e), Ag), % 2

  member(h(_, _, 2016, foot, e), Ag), % 3

  member(h(alice, _, 2018, _, _), Ag), % 4

  member(h(_, 16, 2013, _, _), Ag), % 5

  (member(h(bob, _, 2014, _, _), Ag); member(h(bob, _, 2013, _, _), Ag)), % 6

  member(h(david, _, Yd, _, _), Ag), % 7

  member(h(eve, _, Ye, _, _), Ag),

  member(h(clarie, _, Yc, _, _), Ag),

  earlier(Yd, Ye), earlier(Ye, Yc),

  member(h(_, _, 2014, bike, one), Ag), % 8

  member(h(_, 12, 2015, _, _), Ag), % 9

  member(h(_, 9, _, bike, three), Ag), % 10

  member(h(clarie, _, 2016, _, _), Ag), % 11

  member(h(A, _, _, bike, _), Ag), % 12

  member(h(B, _, _, bike, _), Ag),

  \+ A=B,

  ((member(h(A, 13, _, _, _), Ag), member(h(B, _, 2016, _, _), Ag));

  (member(h(B, 13, _, _, _), Ag), member(h(A, _, 2016, _, _), Ag))),

  member(h(_, 16, _, foot, a), Ag), % 13

  member(h(_, _, 2015, foot, r), Ag), % 14

  member(h(bob, _, _, bike, _), Ag), % 15

  member(h(_, _, 2013, foot, a), Ag). % 16

其中几个需要注意的是,一个是加入年份,为了程序能够在有限的整数空间里搜索,设定了条件:

year(2013). year(2014). year(2015). year(2016). year(2017). year(2018). year(2019).

earlier(A, B) :- year(A), year(B), A @< B.

然后 Bob 有 Innovator 牌,光这个条件是不能判断具体是 2013 还是 2014 加入游戏的,所以写了一个或条件:


(member(h(bob, _, 2014, _, _), Ag); member(h(bob, _, 2013, _, _), Ag)), % 6

还有一条就是两个自行车队的一个是 2016 年加入的,另一个是 13 级,这句话转换成谓词逻辑有点绕:

member(h(A, _, _, bike, _), Ag), % 12

member(h(B, _, _, bike, _), Ag),

\+ A=B,

((member(h(A, 13, _, _, _), Ag), member(h(B, _, 2016, _, _), Ag));

(member(h(B, 13, _, _, _), Ag), member(h(A, _, 2016, _, _), Ag))),

跑了一下,当然是 false.。因为其中有一个条件是错误的。于是从第一个条件开始尝试一个个注释掉。

注释到第四个,秒解:

❯ swipl archetype.pl 

Welcome to SWI-Prolog (threaded, 64 bits, version 8.0.3)

SWI-Prolog comes with ABSOLUTELY NO WARRANTY. This is free software.

Please run ?- license. for legal details.

For online help and background, visit http://www.swi-prolog.org

For built-in help, use ?- help(Topic). or ?- apropos(Word).

?- agents(Ag).

Ag = [h(alice, 7, 2016, foot, e), h(david, 16, 2013, foot, a), h(bob, 13, 2014, bike, one), h(eve, 12, 2015, foot, r), h(clarie, 9, 2016, bike, three)] .

程序给出的第一组解如下(不唯一):

名字

级别

加入年份

Squad 类型

Squad 编号

Alice

7

2016

Foot

E

Bob

13

2014

Bike

1

Clarie

9

2016

Bike

3

David

16

2013

Foot

A

Eve

12

2015

Foot

R

答案是 E13AR,完全没有错。


总结

这个例子很好展示了上世纪 90 年代人工智能研究的奥妙。还有就是不要钻牛角尖,几秒钟就解出来的题不要浪费一天去写代码。但我写了一天才写出来只能说明是我菜,这程序运行只花了几毫秒就找到解了还是挺厉害的。数学的发展可能关乎着真正强人工智能的诞生,希望大家多学数学,少写 JavaScript。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IngressFS 创意大赛再度开启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IngressFS
Ingress Beijing
 
 
 

续《官方活动:首届 IngressFS 创意大赛开启》之后,猩猩再度开始了一轮新的创意大赛。

这一轮大赛将在 1 月 24 日结束,猩猩将在 2 月 7 日选出获胜作品,并放入今年三月到五月 IFS 活动 Media 中。

作品的基本规则和上次大赛一样:

  • 好看!

  • 为 Ingress 跨阵营而生

  • 代表着探索新地点的欲望

  • 激励 Ingress 特工们积极参与

  • 传达出神秘、奇迹或是令人惊讶的感觉

  • 与当前所在的月份或季节存在联系

我们看看上次获胜的作品都是这样的:

快去上传你的作品吧!

上传表格地址如下:

https://forms.gle/bdmK2CqQN9jpjuWi9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Langenselbold IFS 游记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IngressFS
Ingress Beijing
 
 
 

在上个月的一个午后,在德国划水摸鱼的鲁蓝萌新 @NeuronLzy 戳开了他好姬友的聊天窗口,询问起了圣诞节的旅行计划。此时,他还单纯的认为收到的地图是德国的火锅店分布,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拖下水卷入到了一场拯救世界到处是坑的计划之中。


1月3日这个月黑风高的早晨,@NeueonLzy 和他的姬友带着对12.9€票价的心痛,踏上了前往法兰克福的火车。

法兰克福总站外景

法兰克福总站内景

在凌冽的东风中裹紧了衣服,往来的人群行色匆匆。车站广袤的钢铁结构下回想着我也听不懂他说的啥的广播。新文艺复兴风格的立面与内部的钢铁工业产生了极大的反差。一杯并不温暖甚至还加了冰的咖啡令人瞬间(苦的)从旅途的困顿中清醒过来。紧接着便抖擞精神,继续向目的地前去。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在一个蔚蓝天空大片乌云群山环抱绿树成荫但也没有人烟的小镇被抛下了火车,又跟随着极不靠谱的导航寻找了 20 分钟公交车站,下了公交车再走过四五条街,终于到达了本次 IFS 的签到 Po。

摄于签到Portal

在签到 Po 旁边,早有一大群——等等…怎么全是大叔——Agents 在那里欢乐的炸来炸去。他们那温暖的笑容,让我瞬间回想起了遥远的家乡那和蔼的 @Kingmos 大叔。在英德双语混杂着和 POC 打招呼后,我毫无廉耻的收下了对方的卡片,并继续着咕着自己卡片的制作计划。


人差不多到齐以后,便是拍照的时间。鸽子们 Agents 站作好几排,看向快门,然后一哄而散继续欢快的炸来炸去。

离双倍AP窗口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一位德国大叔主动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做Mosaik。我天真的以为这个Mission也就是在这个小公园里转两圈,于是武断的背着所有补给和一大袋子相机镜头欢快地蹦跶着跟了上去。然而蹦跶了一会感觉好像不太对劲……这离着签到Po也太远了点吧,第二个任务做完之后在Ingress里已经看不到签到Po了,而下一个Po在更遥远的前方。


镇上最高的建筑是教堂(至少看起来像个教堂)

大概算是田园风光

春江水暖鸭先知

在小镇里奔波的特工们

与我们一同的有一位英语极好的英国小哥,这让我与他们的交流轻松了不少。与此同时那个被我拉来的姬友坚持要和他讲德语以“pratice Germen”。

傍晚的小镇

两个多小时的环镇步行游览观光顺带完成 Mosaik 之后,我们终于又回到了签到 Po。此时已是傍晚十分,天边的晚霞宣告着这一天即将结束,而我在一直东奔西跑中,拿到的 AP 还没我在国内的时候晚上绕着大明湖转一圈多。

当地 dalao 十分热情的带领我们进入了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在他们的怂恿下我品尝了后来翻导游手册上发现是法兰克福特产的苹果酒和法兰克福肉排(这里没有照片因为我都吃完了才发现忘了拍照)。在欢快的气氛中,POC 颁发了我也没听懂是什么但估计除了 AP 增量最多和蹦跶的最远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了的奖——而且很显然也没我什么事。

眼看着距离补给 Po 的关闭时间越来越近,其他人却都在神定气闲的吃饭喝酒,我不忍看着唯一一个能坑友军的道具绿毒白白丧失,坐不住偷偷找借口溜了出去。发现补给 Po 已经被先走的蓝军起好八插上了薯条。

酒饱饭足以后,我们再一次被德国要多不靠谱有多不靠谱的交通系统给坑了——手机 App 和站牌上写的车没有来。我们不得不冒着一点也不浪漫的飞雪徒步前往车站,并在凌晨时分回到了学校。

在此特别感谢本次 IFS 的 POC 和(我脸盲记不住的)所有 Agent,也感谢陪着我折腾了一天在 IFS 期间背着相机包还到最后也一头雾水不知道我在干嘛也肯定看不到这篇游记的朋友。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MissionBanner
Ingress Beijing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末午后,一切美好。我考完了考试准备出来玩一玩,决定做一套任务试试

我选中了一个银杏任务,这个任务只有6个拼图,又在学校附近,我可以很快完成。



然而当我做完4的时候,我发现我的附近任务列表里多了一个7

我先是惊讶,然后疑惑思索,最后决定做下去。毕竟我时间也充裕

就这样,我从中午12点做到了晚上六点半,从任务1做到了任务17,中间还帮绿军旁友清了一下场。

虽然夜色降临,但一切顺利。马上,我就可以做完最后一个任务,再在春熙路美美的搓一顿,然后安然的坐着半直达的地铁回学校。

然而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在走向任务18的最后一个路径点的时候,我发现边上道路在封闭施工。我心头影影绰绰的升起了一丝不详之感。

我沿着navigate一直走到了道路尽头的一家酒吧门口,然后爬在酒吧边的铁围挡上,看着圈已经圈道但却依然not in range的提示,感受到了我生命中最墙裂的恶意。

这时候酒吧的服务员出来询问我在干什么。做为一个虚假社恐阿根特,我在和陌生人解释情况的时候都会紧张的想哭的(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症状的朋友),我强忍泪意解释了一下这个游戏是什么以及我在干什么。

酒吧服务员贴心的告诉我可以坐在他们的座位上,甚至还为我端来了一杯热水!

但是可惜就可惜在,我在这里飘了半个小时才飘上去……更可惜的是

在我操作前就立刻飘走了……

然后我就拿着scanner开始寻找其他地方,绕着锦江绕了三圈。从廊桥过河,沿着围挡寻找缝隙,然后找到围挡的另一个尽头,最后绕回锦江北边。我找到了一个要从河面上桥上飞进围挡的路线和一个可以从底下钻进去的巨大空挡,但这都太不光明正大了……

在这么多次的努力之后我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我这种又怂又社恐的人就不应该玩ingress

然后我就走了

等等,插播,围挡的告示显示施工时间大概是200多天。理论上说,如果这样我毕业了也进不去。

时间过的飞快,这学期就要结束了,我即将离开成都。下学期的时光必然很短暂,我肯定不会在成都逗留很久。所以今天我必须要摸到这个最后一po

然后我就又绕着围挡转了一圈。

酒吧的那个围挡角落被堆放上了很多盆栽,可以钻处看起来还是不能简单的钻。站在廊桥上可以看到围挡里的样子,但是似乎工人们都去吃午饭了,并没有人。

等等,就在我远望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钓鱼的人出现在了围挡里!

我诧异,震惊,激动,立刻跑下了廊桥,发现围挡的一个大铁门上的铁丝被人撬开了!

我立刻推开了铁门,发现一个蓝色衣服的大爷看着我。这把我吓了一跳,但我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他带着一点惊诧和疑惑,穿着蓝色粗布衫,不但没有安全帽,更没有其他任何正常的工程上的相关东西。他的衣物虽老旧,但丝毫没有粘上灰尘的样子。真相只有一个,他也是溜进来的。

于是我开口问道,里头可以溜达不?大爷一笑,说他也是才进来。果然。我于是立刻溜了进去。


但我没有想到,冬日的工地里居然也会有这么多积水如此泥泞。十米走来已经踩了满脚的泥。


但是为了人生的完整,不能留下这最后一个waypoint不点。我艰难而顽强的前进着……



跨过了烂泥,又遇到了开挖的大面积深坑。再绕开,沿着挖掘机的车辙爬上了一个大土包,我已经可以看到po了。

这时候,我发现远处从po边上走来了几个人

大概五六七个工人的样子,穿着反光背心,带着黄色安全帽,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巨怂

然后我就站在那观察,我觉得他们就是朝我走来的,但是却又不见他们朝我喊话。我就等啊等啊,最后发现他们在离我三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两个开始用冲击钻在墙面打孔,两个在后面焊接钢结构。他们并没有理会我。

于是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然后一路小跑的到了po边上,躲在一个墙边,完成了摸po。

正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见我边上传来了动静。一抬头,我看见一个人从我边上的挖掘机里爬了下来。然后他……


看都没看我就走了。

总而言之,人家根本不理我。我还社恐不敢进。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Wayfarer
Ingress Beijing
 
 
 

申请 Portal 的小伙伴们注意了,请不要在 Portal 申请的辅助文字部分放上 URL,不然你的 Wayfayer 权限可能会被挂起哦!

当然,如果只是发这么个消息就结束就太水了,我们还是要分享下这名倒霉的玩家的经历……

这名可怜孩子叫 @GoncalCdm,葡萄牙玩家。为啥说他是可怜孩子呢,因为他这 2 个月在 Ingress 上的事情太惨了……

去年 11 月 5 日,他发帖表示:有猩猩帮忙解决问题的时候给我把号删了!

原因是他绑定过 2 个不同的 Gmail 邮箱,然后他过去登录 Intel/Wayfarer 的时候都有各种问题,他发帖希望猩猩能解决下这个问题,然后他的账号就……没了。

Brian Rose 同学,Casey 同学回帖表示我们来看看吧!

2 个月过去了,他的账号仍然处于半恢复状态,啥叫半恢复呢?就是账号数据完全不对,拿到的 Anomaly 牌子和各种活动牌子没有,做过任务不见了一大堆。他表示自己很绝望,Ticket 邮件无数但是猩猩的意思就是:这事情已经就这样了,你认命比较好。

2 个月后,新的惊喜来了,猩猩给他发了邮件表示,因为你在“辅助文字里面放入了 URL,所以你的 Wayfarer 权限被暂停了,然后你的所有申请(56 个)不管里面有没有 URL 的,全部都直接被拒了! 

老哥就蒙了:我知道标题和描述不能放 URL,但是你们有说过注释也不能放么?这条规则根本在 FAQ 里面没有啊!我申请 Portal 浪费的时间、路费、油费就这么没了?

也有玩家表示,我过去也在申请注释里面放过 URL,因为这可以让用心审批的人知道这个 Portal 的历史和故事,方便他们决断,我也没被封号啊。

帖子下面的回复都是:哥,你账号都被他们这么搞过一次了,你居然还在玩……

(请让我先笑一会儿)

好吧,我们能理解猩猩为何不准许 URL 出现,因为猩猩没办法判断这个 URL 是描述申请的辅助资料呢还是个恶意的网站,当然猩猩如果你能把这规则写清楚就好了,现在 Wayfarer 上 1 星标准仍然只写了标题和描述上不可以有 URL:

帮助文档中也只写了描述不可以带 URL: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知道这名玩家到底往注释里面放了啥 URL,以我们对猩猩的理解,让他们主动跑个程序去检测文本中是否包括 URL 那是要了他们命的事情,所以八成还是他被举报了才有这个结果。(前提不是某个猩猩被他烦了 2 个月的账号问题然后顺手……)

(真是相爱相杀的两个月啊,咳咳)

总之呢,如果玩家再去申请 Portal,请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了哦!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Glyph
Ingress Beijing
 
 
 

 摘要 

通过大样本的 Glyph Hack 实验,我们发现猩猩在 Prime 中似乎默默提高了时钟精度。现在,Glyph Hack 中的 Speed Bonus 和下取整后的剩余时间呈严格的线性关系,然而当剩余时间少于 1.00 秒时,Speed Bonus 被截断为 0%。这一截断的发现或将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前言

Glyph Hack,特别是起八之后 Glyph Hack,是获取物资的重要途经之一,此外,还是刷 Glyph points 开牌子,基友约饭和情侣约会的好借口。不少特工通过它来刷 AP 或者卡 AP 数值,毕竟 Glyph Hack 是在双倍期间能获得奇数AP的唯一方法。我们知道,对于全对的 Glyph Hack,基础奖励是固定的,而速度奖励只取决于剩余时间。那么,Glyph Hack 的速剩余时间与 Speed bonus 之间有怎样的关系?我们以画5图为研究对象,通过实验解答了这个问题。


文献回顾

之前的研究中,Amastacia (2016) 通过实验和建模表明,AP、速度奖励和下取整后的剩余时间之间存在简单的线性关系,即 AP=基础值+速度奖励+阵营奖励。以 8 po 为例,5 个图在规定时间内画对,基础值固定为 363,如果速度奖励是 57%,阵营奖励 100(假设对立阵营),那么实际获得 AP 就是 363+57+100=520。然而,从实际用时到速度奖励的计算会存在误差,需要平减修正值,以 8 po 为例,Amastacia (2016) 提出的修正值是 -0.0015 秒(即全时常 15 秒的 0.01%)。但是,该实验存在两个问题:首先是实验使用的 Scanner Redacted 版本已经不适合当下,其次实验样本量较少,所测试的时间范围也有限。因此,我们沿用其方法,在 Prime 版本下重新进行了大样本实验。由于 Speed Bonus 和 AP 的一一对应关系不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我们着重研究剩余时间和 Speed Bonus 的关系。


实验设计与实验环境

找到一片能黑到吐的八田,不断进行 Glyph Hack,记录每次的实际剩余时间与显示的速度奖励。实验使用 SM-G892A 设备,在Android 9 系统下使用扫描器版本 2.36.1 进行。操作参数为 Less/Complex。


实验结果

我们在 2019 年 12 月 4 日至 6 日中共进行了 152 次有效(正确且在时限内完成)的 Glyph Hack,图 1 显示了剩余时间的分布。由于实验人员的画图速度比较快,为了获得更一般意义上的分布并考察剩余时间接近 0 时的表现,我们故意随机放慢了速度,来获得一部分低剩余时间的数据,因此时间分布是非正态化的。

 

图1:剩余时间分布

图 2 显示了剩余时间与速度奖励的关系。下取整至 0.15 秒(即总时长的 1%)的剩余时间与速度奖励在大部分区间内呈现严格的线性关系,图 3 是一个局部放大,可以清晰看到下取整后的阶梯状函数图像。这一发现佐证了 Amastacia (2016)的研究。然而我们发现,当剩余时间小于 1 秒时,速度奖励被截断到 0%。此时只获得基本奖励百分比,且 AP 固定为 363(Glyph points 能够正常获得)。在实验中我们未能获得分辨率至 0.01s 的剩余时间样本。实际发现的截断最大值为 0.96s,而线性关系的最小起点为 1.03s。但是在我们的实验当中,并未发现异常值的存在和引入修正值的必要,猜测是猩猩在 Prime 扫描器中更新了它的时钟分辨率。

图2:剩余时间与速度奖励的关系

 

图3:剩余时间与速度奖励的关系(局部放大)

结论和展望

我们的实验通过 6 倍于前人实验的样本和更延展的分布区间,验证了速度奖励和下取整后的剩余时间存在确定的线性关系,同时还创新地发现了在 1.00s 附近的截断。这一截断不仅可被用来卡 363 AP的固定值(审稿人:然而 313+50 不好么?),在今后的定量研究中,例如统计物资产率或者比比谁更红的过程中,也可以用来充当一把标尺。

下一步的研究可以在三个方向开展:首先,换用更大佬的实验员,将区间范围进一步扩展,让剩余时间无限接近于 15.00s。其次,可以相应做 4 图、3 图等测试,已验证本文提到的规律是否具有一致性和普遍性。最后,可以在双倍 AP 期间,乃至于其他倍数期间重复实验。已有的经验表明,双倍 AP 期间可以通过 Glyph Hack 获得奇数数目的 AP,这说明 Glyph Hack 的双倍 AP 计算并非是简单加倍,而是先保留小数加倍后再取整的。通过更细致的标尺,我们将会进一步揭开 XM 世界的面纱。


参考文献

Amastacia (2016). 分析流|如何计算画图AP? Ingress北京, 2016-10-27.

☆ END ☆

“一个人摸8就能水一篇稿子。”——XJL310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