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chat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Resistance
Ingress Beijing
 
 
 

想设计个天蓝LOGO很久了,也一直找各地友军LOGO借鉴思路。

你看北蓝,天坛,嗯嗯,好。


你看徽蓝,徽派建筑,嗯嗯,好。

你看重蓝,火锅,嗯嗯,也挺好!

但是思路一转回天津,就各种挠头。天津这个地方吧,标志性的都不好画,好画的都不标志。好吃的倒是有,但是总不能画个包子或者麻花上去吧。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不折腾。直接沿用老的LOGO的设计思路。原版LOGO采用“天津之眼 + ADA”作为主体,融合了抵抗军之盾(钥匙)。

ADA大家应该都知道,不过这个“天津之眼”得先科普一下。喏,基本就这个样子的。

天津之眼是一个位于中国天津海河永乐桥的巨型摩天轮,是亚洲唯一建在桥上的摩天轮。高120米,其直径达到110米。—From 百度百科

思路有了,那么,具体怎么整呢?之前IFS时候有弄过一个:

但是这个是像素化的位图,印个小册子还行,不适合当做LOGO。

要不去打一下ADA的注意?

额不对,是这个 ADA(A Detection Algorithm)

诶呀,但是这个ADA很丑啊。

这个也一般。

头疼了半个月之后,一个名为“In ADA we trust“的图映入了我的眼帘。。


诶,这个好像不错。。比官方的设计都好看。(此处猛烈DISS猩猩射鸡湿)

于是祭出AI,开始描图。

#三个小时过去

(啊,脖子好酸。。。)

(啊,这个内部怎么画啊。。。)

(啊,这要能联系上作者有原图该多好啊。。。)

桥豆麻袋?!(一道闪电划过脑海),ADA也算是个专有名词,会不会作者也是一个 Agent 啊

于是,祭出 Google。Geep44。


Bingo!果然是个Agent!居然是葡萄牙蓝军!

有 Instagram!甚至还有用 Tg!Tg 还 5 min前在线!

于是,在构思了一下思路后,我发过去了套瓷之词……

大意就是:我在做个本地蓝军的 LOGO 啊,我们这有个摩天轮长的和 ADA 很像啊,我看到你的这设计好喜欢啊,能不能用一下啊。。。

过了没多久就收到了回复,yes。

顺便还发过来了透明 PNG 原图。一看分辨率,把我感动坏了


中国葡萄牙友谊万岁!

全球蓝军大团结万岁!

千恩万谢后,我就很无耻的把自己描的图扔到一边,画了个“天津之眼”底座,把这个葡萄牙进口的 ADA 装了上去。


很惭愧,就做了这么一点微小的工作……

到了天津我玩了这一年多英格瑞斯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概三件事:

一个,盖了一次天津;

第二个,协助整了几次IFS;

第三个,就是我今天想说的这个LOGO。

如果说还有一点什么成绩就是刷了五千万AP,氪了一些牌子!

这个对我个人的钱包有很大的关系。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主要的就是三件事情

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当然,最后还是要感谢

@lyy123 @Lilith2 @Liumangmang

@Torron54 @Accelerator831

虽然最后只是加了个底座上去

但是你们的建议也是很重要滴

我后期还会想办法再改良它滴

@Xyinkl

P.S.

再次鸣谢葡萄牙友军 @Geep44

https://www.behance.net/soniaroque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Ingress 13 Archetypes 07: Spiritualist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1 月 21 日凌晨 2 点,猩猩放出了新的 decoding challenge:

值得注意的是中间一段:

https://cryptobin.co/p2c1n311

The key is password, not pàssword !!!

La Malinche will help you like she helped him.

第一行的 url 打开是一个简陋的页面(X):

看起来需要把谜底填入文本框才能得到下一步的线索(注意最后的AES-256,这是一个常见的加密方式,密钥是大小写敏感的)。

第三行出现了一个人名,照例扔进 Wikipedia,发现是一个历史人物。(记住这个页面,这里面含有不少线索。)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a_Malinche

考虑到第二行~~过于明显~~的提示,将谜面第三行的“him”——也就是 Hernán Cortés ——名字中的尖音符(ˊ)去掉,尝试几次后,试出密钥为“cortes”,得到一串 url,打开后拿到一张图片。

注:谜面的 pàssword 很可能是想打 pássword 打错了,据群友透露,西文里没有à这个字母。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vK__Qx-2SvejBm-kTE_p-rDSI3u-vVfj/view?usp=sharing

这是一个填字游戏。一开始似乎毫无头绪,在论坛老哥的提示下(“La Malinche didn’t speak Spanish natively.”),谷歌搜索“English to Nahuatl”(Wikipedia说La Malinche是来自墨西哥的“Nahua woman”,搜索Nahua可知他们的语言为Nahuatl),找到一个在线词典:https://glosbe.com/en/nah,按序号填入Nahuatl 单词即可。

然而出题者在这里挖了一个小坑,二号单词“Grass”所对应的众多 Nahuatl单词均不合适。在群友的提示下,回到最初的 Wikipedia 页面,Ctrl+F查找“Grass”,得到:

she was originally named “Malinalli” (Nahuatl for “grass”)

好的这里我们应该填malinalli。


此时谜题转换为

xochitl – 1

malinalli – 1

ocelotl – 3

tecpatl – 5

tochtli – 4

atl – 2

将短线后面的数字所指示的字母连起来,得到六位的密钥:xmeaht。填入图片底下 url(https://cryptobin.co/i582c526)指向页面的文本框,得到一大段文字:

The Sphinx devoured all travelers who could not answer the riddle it posed: “What is the creature that walks on four legs in the morning, two legs at noon and three in the evening?”


Oedipus gave the answer, “Man,” causing the Sphinx’s death.


Man, woman, both, could have been the right answer


maathapibastetnutkekmutpakhettatenengebsobekamunetanubisheqethathorisissatetkekakernukhnumnemtytatenensekhmetshuanubishorusimentet


format: xxxxxx<keyword>13ar

第一部分是大家熟知的俄狄浦斯与斯芬克斯的故事。第三部分似乎需要分词,把前几个字母扔入谷歌尝试,发现maat、hapi都是古埃及神话中的神祇。在Wikipedia中搜索“Egyptian deity”,被重定向到“Ancient Egyptian deities”,点击侧栏的“list”,得到一个非常详细的列表,按性别把古埃及众神分好了类(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Egyptian_deities)。由于之前有从诺总推荐的某本书中了解过一些古埃及圣书字的相关知识,所以分词起来非常快。(圣书字不带元音,辅音之间的元音都是后人补上去的。所以谜题中两个辅音连在一起时,一般是分属两个词)

同时,第二部分的“Man, woman, both”暗示了古埃及众神的三种性别(男、女、雌雄同体)。整理后可得:

maat 女

hapi 男

bastet 女

nut 女

kek 同

mut 女

pakhet 女

tatenen 同

geb 男

sobek 男

amunet 女

anubis 同

heqet 女

hathor 女

isis 女

satet 女

kek 同

aker 男

nu 同

khnum 男

nemty 男

tatenen 同

sekhmet 女

shu 男

anubis 同

horus 男

imentet 女

如果将女性当成点,男性当成划,雌雄同体当成间隔,那么可以得到一串摩斯电码,解出来是 lightman。很明显,这是一个 keyword。再加上第二步的 xmeaht,可得 passcode 为 xmeahtlightman13ar。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Operation Solo Wandering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Solo
Ingress Beijing
 
 
 

回乡偶书二首

by @XJL310

其一

少小离家老大回,阵营已改床还在。

萌新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其二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 Portal 在,春风不改 Owner 我。

年关将近,在外奔波的我回到自己的故乡,愕然发现自己几个月前留下的床 po 居然还活着——被两名特工抬到了7,插满了粉生产——而且 Owner 还是绿色的自己。为了刷 AP 向 Cell 里的小伙伴们宣示一下我已转蓝这件事,也为了消耗一下手里摸了几天攒出来的快300把钥匙,我决定在附近做几个多重玩玩。


你没看错,这篇战报的全部故事就是“一个特工做了几个多重”。之所以决心写下这些凌乱而毫无亮点的文字,是因为在行动期间这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新型肺炎席卷祖国大地,我也因此见证了本地疾病防控全面部署前后,这个熟悉的城市的陌生的样子。


放假后过年前的这段时光是无忧无虑的。当我绕着自己的床 po 刷 AP 的时候,恰逢年前走亲访友高峰,各个小区人来人往,周边郊县道路无比畅通。放假后的高校门开着,正是自由进出刷多重的好时光。时不时还有绿军大佬出没,ping 我一下并笑嘻嘻地收走顶点的 AP。网上、电视里和车载电台中,时不时提到肺炎,不过那好像是一个月之前就开始有的事情了?我其实没有放在心上。


年关将至,1 月 24 日除夕的傍晚,我泡着几乎是独占整个山庄的温泉,心里还盘算着后天去海南和福建的旅行要带什么衣服,2 月的 IFS 到底要在哪个城市参加,以及和友人约好的北京中轴线任务什么时候做。然而在接下来的不到 24 小时之内,看着急转直下的形势,我果断退掉了去海南、福建、河南和北京的飞机和火车票,加入了宅家大军。


回想起来,不过是仅仅一周之前的事情,然而至提笔之时,竟记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记得,一两天的时间里,疾病防控工作就全面展开了。年后再走出家门的时候,居民小区纷纷在保留开放的一两个出入口一个接一个查门禁并测体温;郊县地区支起路障,竖起“禁止走亲访友”的牌子,严控人员出入;高校和其他(有 po 的)单位大门紧闭,连夜打印出来的、墨迹似乎都未干透的纸上,白纸黑字写着“外人严禁入内”……


在家宅了几天,实在是宅不住了,想想自己身体健康且没什么接触史,在咨询了医务工作者之后,本着不给自己和别人添麻烦的精神,打算在最不容易接触到他人的时候,全程使用非公共交通,到环境开阔空气流通的地方,全副武装状态下出来遛遛自己。


起初选择的是正午的公园,估摸着这时候公园应该不会有什么人出没。看到灰蒙蒙的公园里略显萧瑟的彩旗,我发现年前连的几个高校的多重竟然还都挂着,COMM 范围内似乎再也见不到平时活跃的绿军了,于是萌生了一个射针包的想法。

 

图1:空无一人的公园,这张图启发了本文

 

图2:没有人坐的旋木

然而我很快意识到,自己大大低估了爷爷奶奶们的热情,他们即便在非常时期,个个带着口罩甚至护目镜,也决不放弃健走和玩健身器材的活动(人们果然是在充满 XM 的地方聚集啊)。在公园里做了半个下午的多重后,我严肃地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安全的行为。作为半夜协会的资深会员,我决定把自己的活动时间挪到半夜。

北方的冬季,空气又冷又干,病毒在空气中存活的时间有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在时空上避开任何可能的病毒寄主,走在外面就是基本安全的。反正这段时期也无事可做,我便恢复了自己昼伏夜出的习惯,夜里一点之后出门连多重。越连越多,多重干脆连成了一个针包。

 

图3:曾经车水马龙的主干道现在空无一人,这是几乎不会有病毒的时空

 

图4:这四个字的危险远不如大街上对你打喷嚏的人,但还是会下意识远离

春节、疫情、半夜,三者交叠。店铺全数关门,大街上空空如也。这时候任凭你闭着眼睛在机动车道上骑车逆行,或者站在路口中央跳个舞,都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不是路口变换的红绿灯,我甚至有种时间被静止了的错觉。又仿佛自己回到了上世纪末的冬夜,那时候这座二线省城的房价是 700 元一平米,市面上还没有智能手机(什么?你说 Scanner?)或者说连手机都是稀罕货。夜里的马路是如此宁静,入夜之后街上常没有一辆车。


没有友军,没有敌军,甚至没有路人。做多重唯一的敌人是自己。当手冻僵而触屏手套也不好使的时候,会取下口罩,用鼻尖画 Glyph。很麻烦的是手握数十钥匙的时候射 Link,冻僵后划屏幕经常容易误操作。有一次我即将封口的时候,手抖失误连错了一条 Link,咬咬牙掏出 Jarvis 毒掉再来,结果手再次一抖误连了同样的一条……


Log 里已经许久不见其他特工了。反正也没人打扰,而且是一连一周的时间都没人打扰了,我只需要每天晚上慢慢连就好。有一天我在想,这样慢慢坚持下去,我再多摸点 key 给连过的地区充充电,说起来整个城交给我玩都不是问题呢。


想法很好,但现实是,第二天上午,某个友军便一条 Link 挡住了大半个城……于是只好在连出第一条的六天之后,把剩下不多的区域匆匆收尾。


1 月 29 日夜,花卉园、东民心河、世纪公园、石门公园、雅清街、槐北公园和绿洲公园的主要 po 场均已被我连到床 po 并做多重。连同年前留下来的火炬广场、医大、地大、石家庄学院、信息工程学院和天山海世界的多重,@XJL310 终于把 @XJL310 曾经的床 po 扎成了蓝色的刺猬。


至 1 月 30 日上午美丽的学姐 @realXIAOXUEJIE 把顶点打掉为止,一周之内在同一个 po 上同时存在了 226 条 Link 和 410 个 Field。虽然在 AS16-NOV-03,这个“针包”离我市蓝军曾创下的 406 条 Link 的纪录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单一顶点共计 350,362 AP,大概是本区历史上最肥的菊花了。

 

图5:IITC上的行动全貌(重点是那条斜跨全市的Link)

 

图6:峰值数据截图


当我向 @Hahahaozi 控诉了这条 block 个半个城的 Link 并恶狠狠地表示一定会送他上战报之后,他说:

 

图7:耗子你想表达什么?

希望各位蓝绿特工在非常时期保重身体。疫情总会过去,春天将如期而至。

行动组:@XJL310

鸣谢:在家远程撩妹之余为了我的生命和健康block了半个城的 @Hahahaozi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Akira 2016 限时上线内购商店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JustBuyIt
Ingress Beijing
 
 
 

很明显猩猩忘记了 1 月放个人头牌骗钱了,于是 2 月赶快补上。

根据 IngressJapan 推特账号,本次上线的 Akira 2016 将持续到北京时间 8 号凌晨 3 点结束。

有意的玩家请不要错过!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2020 北蓝年会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Resistance
Ingress Beijing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而天将降写稿子之大任于某人的话,只需要搞个黑幕就好了。真的,绝对是黑幕吧?怎么可能刚好抽中我写稿子哦,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啊!”北京蓝军tonyfoxy坐在2019年最后一天的夕阳余晖中,情绪激动地说出了上面这段话。太阳低斜在遥远的西边天空中,将柔和的淡黄色光芒洒在他轻微浮肿的脸上。“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他似乎注意到笔者正在端详他的脸庞,不自在地摸了摸脸说:“又胖了,年会晚上吃太多了。”他微微眯缝着眼睛,“本来我瘦了的,这一吃又胖回去了,之前减的全都白费了。

“可是你还好吧。在北蓝里面不算胖的啦。”笔者说道。

“怎么能跟北蓝比呢,北蓝大佬都是大胖子啊,这也太没有可比性了。”tony习惯性地翻了一个他标志性的大白眼说道。“新的一年还是要继续加油减肥。这个游戏真的是坑死人了,打着运动减肥的旗号,实际上都在约饭吃吃吃,我入坑以来都胖了十几斤了。

“好的,知道了。那我们言归正传,还是给大家讲讲今年年会的盛况吧。

“什么盛况哦!你这个人用词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夸张!我跟你说,这次北蓝年会是我看到的人数最少的一次了,应该不到60人吧,抽奖号码只听到57这样。你看看这个合影。

“看起来是挺唬人的,好像很多人的样子,但是才不到60人啊。太少了!我记得有一年高峰时97个吧,我那次写的抽奖号码。特别盛大。这个游戏要完了,真的,大家且行且珍惜吧。

“还不错啦。人挺多的,看起来也很热闹。”笔者为了不让气氛陷入过度的自怨自艾,努力带动话题。“你们北蓝的抽奖也很让人激动呢,那么多奖品,安排和主持都那么好,听说现场气氛很赞的。

“什么安排得好啊!好个鬼哦!”tony 十分不屑地提高了声调,“我跟你讲,这次是组织安排最烂的一次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组织。你想以前我们都提前几周发公众号的,还征集礼物。然后临近年会的那一周,会在群里不断刷新礼物清单,让更多的大佬看到,然后继续投入新的礼物。这次完全没组织啊,我直到抵达会场当晚,还不知道有什么礼物。天天喊着要断更的人,也就更新了一篇年会的稿子。今年真的是没什么热度。现场组织也很烂。没有人签到,甚至连抽奖号码牌都是邓大拿便利贴手写的!

“可是明明是你自己说可以打印抽奖号码,然后忘了吧。”笔者心里默默想到。当然,这样的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毕竟有胆量跟北蓝撕逼小王子吵架的人,放眼大陆整个 ingress 圈,也没有几个人吧?

“好啦好啦,反正最后也顺利进行了,效果也不错的。”笔者再次尝试掌控话题,“给我们讲讲当晚的故事呗。

“也没什么故事啊,就吃吃喝喝什么的。”号称要减肥的 tony 端起面前的星巴克圣诞特饮太妃榛果风味糖脆拿铁喝了一口,“当天下午我就正常工作啊,北蓝减肥最成功的大佬 @buffon0525 突然 tg 问我什么时候走,我就说正常下班 5 点半走吧,反正年会是 7 点开始啊。他就说来找我一起走。我当时还蛮诧异的,因为 buffon 大佬换了工作之后被发配到北京西北郊区了,已经不在 798这边了啊,为啥跑过来约我一起走哦。后来见面才知道他那天休假。然后我俩就愉快地坐了一趟直达的公交车,聊了一会儿天就到了。”

tony 拿起手机开始翻照片。“我跟你说,我们真的到得太早了。你看照片,我们到的时候都没有几个人。

“这是我到了大概10分钟之后拍的照片。照片里好多人都比我们后来,什么假发啊、ss大叔啊、强叔啊,都是后来的。比我们早的,我确定的只有@NozomiPower 和邓大吧。夏天忘了是比我们早还是晚了。@NozomiPower 小朋友真的是勤奋,好像4、5点就到了吧,然后一直在那复习无机化学。我后来年会 social 完之后还拿习题集考了他几道,正确率蛮高的。”

(笔者补充一下:发稿的时候,@NozomiPower 期末已经考完了。无机化学好像考得还挺好的,可惜总成绩被期中拖了后腿,毕竟期中不及格。所以小朋友们都要好好学习哦!这样公开处刑真的好吗?哈哈哈哈哈哈。无所谓啦,反正他应该忙着谈恋爱,没空看公众号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到了之后,因为人太少了,所以先没点餐,就大家在那尬聊,我已经忘了都聊了些啥了,无非就是一些近况什么的。夏天还在偏僻的地方工作,但是好像也一直没有发挥远郊的战略支点作用。北京现在因为大家太咸鱼,已经被绿军的长 link分割得不成样子了。所以估计夏天现在也蛮咸的,以前他可是二三环肝帝,他们那几个人经常用床 po 拉多重,还互相换 key 拉大 field。这么说起来,他们那几个人貌似都咸了,什么拍爷啊、赵姐啊、锤子斧子啊,他们很久没床 po 连连看了吧。

“拍爷还行吧?最近是不是还在什么封闭区域出了 log?

“嗯,你说的是金台园吧?好像他们有个什么项目在那。拍爷是还行,偶尔还能看到 log,但是跟以前肝的时候比真的是差远了。继续说,后来我们人多了点,就让店里给我们先上了一拨烤串。这几张照片是最开始拍的,后面人多了,东西上得乱七八糟,大家吃得风卷残云,桌面一片狼藉,根本没法拍了。

“这次是第一次安排吃烤串,菜单是邓大精心跟店家讨论了好多次定下来的。就改来改去好多次,为了满足他各种潜在亲家的花式要求,不过这家店的特色还是保留了的。嗯,这家特色是小腰,也是蛮符合邓大特色的。味道嘛,就还行,中上吧。不过,本来北蓝的年会重点也不是吃,主要就是有个地方让大家聚一下。可能除了远程充电以外,北蓝人最多的活动就是年会了。哦,不对,北蓝年会的重点可能是鸭子!!!!是一定要吃到代表北京的烤鸭,最好是代表北蓝的鸭王!!!!我跟你讲,吃到了鸭子,你新的一年就是幸运的!真的!没吃到就真的很不幸!太惨了!”tony 老师说到这里激动起来,开始拿起手机疯狂地找照片。

“我跟你讲啊,我们那桌的鸭子就是我开的。真的是 service 超级好的有没有!

“这个是我正在打开外卖。但是好像这次没叫鸭王的鸭子?我不太确定。无所谓,是烤鸭就行。

“这个是都拿出来之后,为了摆拍刻意摆的造型。

“这个是宣布拍完了,可以吃了之后的1秒钟!这些人都跟疯了一样在抢!太可怕了!

“这个是我最后给自己抢到的烤鸭!这么一点点!!!!真的是比不过那些手快的!!!!不过,总归是吃到了。真的,吃到烤鸭就觉得年会圆满了,就觉得新的一年都有幸运女神相伴左右。关于这句的语音还有这一段的影片,你们可以去看 @takurua 之前 po 的年会视频。就是下面这个人,他制作了好几期 MD 的视频了,感觉是个很有心的玩家。哦,请忽略背景在玩 switch 分手厨房的我们。”

“哟,是个挺精神的小伙子啊。”笔者看到照片情不自禁地说道。

“是啊,虽然是程序员但是头发很多哦。重点是,还是单身,有意向的妹子记得多来跟他约做任务哦。

“大佬,你这就开始帮人家征友了吗?你问过他本人的意见吗?

“嗯?这算征友吗?我就是聊天随便提一句啊。随便吧,他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虽然我没啥自信说这句。如果他介意的话,就让他投诉你们公众号啊,是你们编辑发稿之前没有尽到告知核查义务啊。你们做公众号要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

“天呐!真该死!我为什么要挑起战争!”笔者心里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好的好的,那我们继续聊年会吧。除了北蓝著名的大佬,比如邓大、揉揉这种……当然还有您!除了你们之外,当天晚上还有啥值得特别聊一下的人物吗?

“天呐,你这个问题好难哦,让我想一想。感觉也没有啥特别要说的呢,都是大家很熟悉的朋友啊,不会觉得有谁特别值得聊的。嗯姆~~~~全国脑王 nano?你觉得算符合你的标准吗?可是他虽然在全国拥有众多粉丝,但是在北蓝就是一个普通的小 agent 啊。他在我印象里始终是那个自己拉完全多重的小朋友啊,一个人在凌晨爆肝的那种,年轻真的好啊!当然,作为来自清华的同学,leadership 这种东西在他身上可能是某种与生俱来的品质吧。人家当年才刚出道没多久,就发起和组织了金融街的六重哦,把一堆大佬的任务安排得明明白白的,真是北蓝优秀的人才之一啊。啊~~那段时间算是北蓝最活跃的时候了吧,大活动不断,娱乐节目也很多。真是怀念当年啊。

“这些就是当晚 nano 跟他的粉丝们的部分合影,你们看着发吧。

“哈哈哈,这都开粉丝见面会了,不愧是大明星呢。


“什么跟什么啊,这算什么!当晚最红的明星可不是nano,是西西哦。

“西西是谁啊?好像没听说过这个特工呢。

“西西是条狗!你真的好无知啊!”tony 老师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个大白眼。“我给你找一下照片。

“你看,是不是好可爱!西西当晚可红了,好多人都争着跟他一起玩。我也抱着他撸了好久,然后到家发现我毛衣上扎满了它的毛,哈哈哈哈!真的是扎!好多我用滚毛筒都粘不下来,全都扎进毛衣里面了,害我手动拔了好久。我都忘了当时我撸它的时候有没有人给我拍照了,我这里只有假发抱着它的一张照片。

“我跟你讲,人家西西穿得可 professional 了。人家都有 IFS 的衣服,你有吗?真的,北蓝连狗都有 IFS 的衣服!真的是太到位了!

“这衣服算是玩家自制周边吗?官方应该不会真的出过狗的衣服吧?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人家狗都有 IFS 的衣服!说到周边的话,当晚貌似大家带了一些北蓝专属周边的章在盖着玩。邓大之印,之类的。嗯,你自己看图好了。我知道很容易看成邓大之宝的,听起来怪怪的,可以说是非常得邓里邓气了。

“酒足饭饱之后,就到了传统的保留项目,也就是抽奖环节,就是我本人被黑幕的环节。因为这几年的传统都是写稿子算是最后的大奖。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控诉一下这次的黑幕。去年是给写稿子的人准备了一份大奖,人头牌还是什么的,抽到了之后拿了大奖要写稿子。今年啥都没有!啥都没有!还好意思叫别人写稿子!你说是不是非常黑!太生气了,细节我就不想多说了,你们自己看照片吧!

“你看看这些图!一个一个都是大胖子!真的太可怕了!就是这群大胖子黑幕了我!请大家记住他们!”tony 老师感觉真的非常生气的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都涨红了。

“抽完奖之后,年会的高潮也就过去了。大家开始纷纷小团体 social 起来。邓大也拿出当家大哥的风范开始挨桌敬酒什么的,非常之江湖套路。

(应邓大的要求,这里补放一张他 service 大家的领导摆拍。小编注)

“每天嚷着缺稿子的宝宝也是一如既往地在装可爱,有被摄影师捕捉到。

“差不多就这样了。我手机里也没有别的照片了。”tony 老师再一次划了划相册。“放两个美女?

“好啊好啊!”笔者忙不迭地说。

“这是两个小姐姐跟 @YichaoHou 带来的GORUCK官方20 lbs铁板的合影。”tony 老师说道,微微皱起了眉头,“两个人倒都是小美女,可是为什么要跟铁板合影啊?彰显自己的女汉子力吗?真的有点搞不懂大家的趣味呢。”

“好的,谢谢 tony 老师给我们提供了独家采访机会,让我们遍布全球的读者能够一窥北蓝年会的欢乐气氛。

“enough!你不要在这里跟我假客气,真的是够了。其实,我还有个小彩蛋,你要不要呀?”tony 老师神秘兮兮地对笔者挤了挤眼睛。

“什么?有彩蛋!那必须要啊!

“就是年会当天,基本上所有的人我都认识的,毕竟我是北蓝交际花,你懂的。全场小 60 人,我大概也就 5 个人不认识吧。然后中途进来一个男生,我看见他觉得好面熟啊!但是我死活都想不起来他是谁!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我心里知道我绝对认识这个人,而且不是那种只见过一次的,肯定见过好几次,因为他的脸实在是太熟悉了。可是在这种熟悉感的包围之下,我真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这实在是太反常了!非常不符合我平时聪明睿智的形象。而且你知道,那种有一个名字在嘴边但是怎么也叫不出来的感觉吧?就是非常非常得憋!这个感觉也是一样的。我就很难受啊!我立马就拍照发到我们关系比较好的比较八卦的一些人的群里了,问这个人是谁。那个照片是这样的,我还特意圈了一下。

“我说,这个人是谁,你们有知道的吗?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啊!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可以回答得出来这个问题。fine,算了,毕竟作为北蓝社交达人的我都回答不出来,我感觉也并不能指望任何其他人了。后来我就放弃了此事,继续跟大家吃吃喝喝聊天八卦。但是,你知道,人脑是很奇怪的。有的时候,你拼命希望自己想起来某事,就是死活都想不起来。但是一旦你放松,大脑就会biu的一下,让你灵光一闪,想起来!是的,后来我想起来了!我立马在现场笑出猪叫。身边的人纷纷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我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了,顺带用手指了指那个人。大家纷纷表示不解,不就是想起来人家叫啥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啊。我一边狂笑一边翻手机,我说,因为我终于知道我为啥之前觉得他好面熟但是死活想不起来他叫啥了的原因了。你们看,这是他2018年5月在我们东区3w聚会上的照片。


“大家看到之后纷纷表示,不可能吧?看着不怎么像啊。我说,绝对就是他,就是百度饿懵了 @baiduelmond !天呐!他胖成了猪头!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太可怕了!!!!时间真是猪饲料啊!!!!”

“tony 老师,你这个彩蛋我们放了之后会不会被告啊?就算不被告,当事人也会来找我们麻烦吧?”笔者忧心忡忡地说道。

“放心啦!我已经取得他本人同意了哦!你看!

“不过,请允许我再笑一次,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那么就让我们期待百度同学的稿子?哈哈哈哈哈!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群友过年一天的日子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Agent
Ingress Beijing
 
 
 

初三,大风,温度6.3~13.8,楼下路过了3个路人,一个戴的白色N90,一个戴的N95,最后一个带的呼吸阀式N95,还戴了橡胶手套。家里有四只蚊子,绕着房间飞了4~7圈,最后都被我打死了,第三只蚊子很大,体长1.21cm。吃了一包黄瓜味乐事,一共25片完整的,还有9.6g碎片,最大的直径2.74cm,最小的仅有0.33cm。

——Zerider

初四,晴,气温开始回暖,小区门口一上午截止到目前总共出去了 30 人次,进来了 12 人次,有 4 个外来人员被保安拒之门外,有 6 个没戴口罩的小区居民被保安请回家戴口罩才出去。小区附近的所有商店都关门,所以我不得不去3公里外的超市购买今天需要的食材。路上经过了 3 个白po,可是我没有点亮的欲望,那是因为肺炎确诊人数已经 4500+了,真希望大家能尽快康复出院,病毒彻底被控制!

——IloveMATH

初五,炮仗,小风还是很冷,小区前后来了 2 个玩家,中午画图爆仓不知道该吃啥,反正都用不出去。出门 3 趟遇到 24 个人 3 只猫和 6 只狗,人类都带了口罩。本来以为关门的超市居然又开了,不过里面收银的比顾客还多。小区已经不准许外卖和快递进门了,本来应该昨天就到的健身环不知道被顺丰丢到哪里去了,去门口营业点问了下,早上 5 点从机场出门的货车下午 4 点半都还没到,希望明天可以收到不知道哪里去的 4 份快递。

——AlexRowe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值此新春佳节之际,纪录片LINK制作组给各位阿根特拜年了!祝各位在新的一年平安健康,电量满格,武运昌隆!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我们这部小小的纪录片,不知情的朋友们可戳《关于拍摄一部 Ingress 纪录片的可行性》了解。虽然目前公开的这一版本并不是最终版,但我们还是想在这一特殊的时刻公开,重温那些还能在太阳下自由行走的时光(并且证明我们没有咕咕咕!

这一版本记录的是2017-2018年间发生的事情。虽然在过去这一年里,我们陆陆续续拍摄了不少新素材;但由于制作组成员过少(过劳),这些素材并没有出现,在此还向各位接受了采访但没有出镜纳的阿根特们道声歉~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以及月底既没流量也没Wi-Fi),我们目前只在油管上发布了这部纪录片,欢迎各位积极点赞、转发、留言~如果对该纪录片的制作和幕后感兴趣,也欢迎私聊或填写表单!

视频链接:

https://youtu.be/H38SsESJfLo

表单链接:

https://forms.gle/ugAunbXPZM1JWAsM8

(复制粘贴至浏览器即可打开哦~)

Ingress 北京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Ingress 13 Archetypes 06: Humanist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元胞自动机 101

前一晚改论文改睡着了,结果错过了。早上醒来发现题目还挺简单的,来聊一聊谜题的出题思路吧。


一种新科学

元胞自动机是一种由元胞、元胞状态、领域、和状态更新规则构成的一个自动机,其数学表达为:

A=(L,d,S,N,f)


换成人话就是说,对于一个 d 维度的有限状态矩阵,每次每个格点的状态更新取决于其上一次中周围格点的状态。元胞自动机是研究混沌现象的一个重要模型,在 Wolfram 出版的书籍《一种新科学》(我个人对这是不是一种新科学持保留态度)中被进行了非常深入的探讨。


Wolfram 把初等一维元胞自动机的全部 256 种规则进行了分类,分成了四类:平稳型、周期型、混沌型、复杂型。


  • 平稳型就是无论初始局面如何,最后终会变成稳定均匀状态。

  • 周期性则是无论初始局面如何,最终会变成稳定的震荡结构,随机性会被过滤。

  • 混沌型指初始局面会演化成一个伪随机或混沌状状态。

  • 复杂型则是上面的一系列组合,可能会出现混沌,而一部分的初始结构会稳定保留,结构于结构会相互作用。(比如像规则 110 被证明是图灵完备的,那么其局面自然会随着初始输入变化有很大变化,可能稳定可能混沌了。)


但这个分类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每一个类别几乎都能找到例外。所以这到底是一种新科学还是一种伪科学还是有点迷幻的。

最有名的元胞自动机

最有名的元胞自动机是 1970 年由英国数学家约翰·何顿·康威提出的康威生命游戏(Conway’s Game of Life)其规则如下:


  • 元胞自动机的维度是 2(运行在 2 维平面上)

  • 状态只有两种,存活和死亡

  • 当周围存活元胞是 0 个或 1 个时,其会死亡(太孤独了,无聊死了)

  • 当周围存活元胞是 2 个或 3 个时,保持原样

  • 当周围存活元胞是 4 个时,该元胞死亡(没饭吃饿死了)

  • 当周围存活元胞是 3 个,且当前元胞是死亡状态时,该元胞变成存活(模拟繁殖)

这个游戏按 Wolfram 的分类应该是第四种复杂型。而我们的这个谜题,就是把图输入到这种自动机里,然后跑一下就结束了。


怎么解题

模拟它应该是要写个程序的,毕竟手推太麻烦了。Game of Life 的实现大概满世界都是吧。打开 LeetCode 的题解抄下来稍微改改就有了。

import collections

def gameOfLifeInfinite(live):

  ctr = collections.Counter((I, J)

                            for i, j in live

                            for I in range(i-1, i+2)

                            for J in range(j-1, j+2)

                            if I != i or J != j)

  return {ij

    for ij in ctr

    if ctr[ij] == 3 or ctr[ij] == 2 and ij in live}

def gameOfLife(board):

  live = {(i, j) for i, row in enumerate(board) for j, live in enumerate(row) if live}

  live = gameOfLifeInfinite(live)

  for i, row in enumerate(board):

    for j in range(len(row)):

      row[j] = int((i, j) in live)

board = [[0,1,0],[0,0,1],[1,1,1],[0,0,0]]

gameOfLife(board)

print(board)

比较恶心的是,我们怎么去把图片转换成矩阵。据说大多数人都是手弄的。我觉得有点过分了,毕竟也是一个 27 x 27 的超大矩阵,手抄一抄得抄 729 个数字。咱这也不是庙会的抄数字赢钱的摊,咱还是找个自动化的方法来处理吧。

我们先裁切一下图片,减少一下代码量,变成:

然后我们写点 OpenCV 的代码来做图像处理和转换,简单来说就是二值化,然后压缩成 27×27(因为像素冗余有够大,直接压大概不会被边框影响到),然后直接除以 255 变成 01 矩阵,跑完打印出来。

import collections

import cv2

def gameOfLifeInfinite(live):

  ctr = collections.Counter((I, J)

                            for i, j in live

                            for I in range(i-1, i+2)

                            for J in range(j-1, j+2)

                            if I != i or J != j)

  return {ij

    for ij in ctr

    if ctr[ij] == 3 or ctr[ij] == 2 and ij in live}

def gameOfLife(board):

  live = {(i, j) for i, row in enumerate(board) for j, live in enumerate(row) if live}

  live = gameOfLifeInfinite(live)

  for i, row in enumerate(board):

    for j in range(len(row)):

      row[j] = int((i, j) in live)

img = cv2.imread(‘/Users/delton/Desktop/game-of-life-ingress.png’)

# Convert RGB to Binary Image

ret, bw_img = cv2.threshold(img, 127, 255, cv2.THRESH_BINARY)

# Convert to 27×27

# 反正像素冗余那么大,直接转换多半不会出问题

resized_image = cv2.resize(bw_img, (27, 27))

# Pick Channel 0 only

board = resized_image[:, :, 0] / 255

gameOfLife(board)

print(board)

# Revert Black and White

cv2.imshow(“Result”, 1.0 – board)

cv2.waitKey(0)

cv2.destroyAllWindows()

结果:

扫码:

结束。


扩展阅读

生命游戏:另一种计算机 —— 混乱博物馆

https://youtu.be/GQNREcMVPHY

混沌与分形 —— MommyTal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lfVFOXzonY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Ingress 13 Archetypes 05: Listener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这是假的乐谱!

About 13 Archetypes

这是一个长达 13 周的解谜挑战,北京时间 12 月 10 日凌晨 01:00 起, Niantic 会在其论坛上发布一个谜题,然后让玩家解谜,结果会是一个 Passcode ,兑换后可获得 Media 一个。

Listener

Infomation

一张并不合法的乐谱:Piano 演奏的高音部、Keyboard 演奏的低音部,一共20个音符,虽然是 2/4 拍,但有好几个小节的音长都对不上。

编辑注,吐槽部分详见:大猩猩的乐谱有多少错误?

Solution

将所有音符转写成音名后可得:

可见,最低音为 E2,最高音为 A#5,如果不算升降调的影响的话,放在钢琴上一共是 25 个白键,而高声部从 C4 到 A#5 一共是 13 个白键,低声部从 E2 到 C4 也是 13 个白键。

那么按照高声部 C4 = A ~ A5 = M 、低声部 E2 = N ~ C4 = Z 来顺序排列字母的话,上述即可转换为:

按照乐谱中♯为升音、♭为降音的规则,将升音的字母换为字母表后一个字母、降音的字母换为前一个字母,并按照乐谱演奏顺序,将两行合并为一行,即可转换为:

ZAHTETWHARMONYONTHAR

按照 TW=2ON=1TH=3 的规则,即可转换为: ZAHTE2HARMONY13AR

兑换获得Media一枚

其实如果所有音符按照实际钢琴🎹上的键位来算的话,黑键和白键加起来一共 43 个键,而 ASCII 从 0到 Z 也是 43 个,这个信息一度误导了我。


另外有两个音符被涂成红色,这个细节也值得注意。前面几题中也出现了最后没有用到的提示信息,也许后面的某道题会要求我们综合前面所有的没有用到的信息来解谜也说不一定。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

Ingress 13 Archetypes 04: Skeptic

Posted on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Decode
Ingress Beijing
 
 
 

这期的东西感觉还是比较有难度的。

About 13 Archetypes

这是一个长达 13 周的解谜挑战,北京时间 12 月 10 日凌晨 01:00 起, Niantic 会在其论坛上发布一个谜题,然后让玩家解谜,结果会是一个 Passcode ,兑换后可获得 Media 一个。

Skeptic

Infomation

原图包括三部分,左边的谜题、中间的数和(Cross Sums, Kakuro, カックロ)和右边类似数和的一堆公式。

标题中提到,这三部分各仅有一处错误。

Solution

Left

左边的谜题的分解后为:

No Agent Level Squad Start playing Badge
1 Alice L7
2 L7 Foot-E
3 Foot-E 2016
4 Alice 2018
5 L16 Founders
6 Bob Gold Innovator
7a David before Eve
7b Eve before Claire
8 Bike-1 2014
9 Bob or Eve L12 2015
10 L9 Bike-3
11 Claire 2016
12a Bike-? 2016
12b L13 Bike-?
13 L16 Foot-A
14 Foot-R 2015
15 Bob Bike-?
16 Foot-A 2013

可发现第3条信息是错误的。故解答为:

Agent Level Squad Start playing Badge
Alice L7 Foot-E 2018
Bob L13 Bike-1 2014 Gold Innovator
Claire L9 Bike-3 2016
David L16 Foot-A 2013 Founders
Eve L12 Foot-R 2015

则本处谜题的答案为:

E13AR

Right

右边的谜题中,可见 “U=2“、“F=162“、“G=G²“,故 “G=1“ 或 “G=0“,先将前两者代入公示后可以得出:

A=1575

B=62

C=27

D=98

E=32

F=162

G=G^2  0? 1?

H=93

J=2193084

K=7

L=352

M=361-G-352 9? 8?

N=361

O=31

P=22382

Q=98+G 98? 99?

R=3

S=5

T=691

U=2

V=19

按照数和的形式将数字填入图案中:

可以首先发现,当 G=1时,Q=99 和 V=19 的数字可以对得上。另外 J 和 P 的数字与格子对不上,如果按图中J=527182P=5383 的话,则可以发现P=B×N 的公式是错的。

则本处谜题的答案为 52 71 82 53 83 按照 ASCII 字符转换即为:

4GR5S 

Center

中间的数和谜题中,按照标题的描述,这里应该也有一处错误,所以解开这个数和关键就在于判断哪个是错误的。

根据维基百科[数和]词条中规则描述:

  • 方形空格中填入1~9的整数。

  • 被斜线分开的方格中,右上角的数字等于其右侧邻接之连续方格中数字之和,左下角的数字等于其下方邻接之连续方格中数字之和。

  • 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连续方格中的数字不能重复。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5%B0%E5%92%8C

严格按照这个规则来做的话,可以得到右上方的 17 是错误的结论。

由于我对数和的玩法并不熟悉,我试了得有10次以上才得到这个结论。

按照每个颜色的数字相加,可得到本处谜题的答案为 19 5 22 19 16 1 3 按照英文字母顺序转换即为:

sevspac 

Summary

将三处谜题的答案按照右、中、左的顺序排列即为 4GR5SSEVSPACE13AR 按照 SEV=7的规则来转换,即为 

4GR5S7SPACE13AR

兑换获得Media一枚

数和的谜题还挺难的,一度让我连续几次解错答案导致了进入了冷却时间。“Passcode circuitry too hot. Wait for cool down to enter another passcode.“ QAQ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me/IngressBeijing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