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假日 | 瑞士骑兵团095班宣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Keep Rome Blue!

Ingress Beijing,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I. All Roads Lead To Rome




立冬刚过,阿尔卑斯山麓就肃杀起来。


特工@dasKupfer从苏黎世零度的天气里走进家门,抖落大衣上的雪花,看一眼日历,再看一眼天气应用里写着“罗马”的那页,半是欣慰半是嫉妒地“噫~”了一声,便翻箱倒柜去寻久违的秋天衣服了。


穿什么颜色好呢?蓝色肯定是不能少的;但这次出征非同寻常——Via Noir,Via Noir@dasKupfer心里默念,黑暗之路——像幽灵穿行在黑夜里。她伸手又取了一件黑色外套。


与此同时,600公里外,德国德累斯顿。


特工@KajiRyouji捏紧手上的机票订单,望着行李包,反复思索是否有什么疏漏。自从十月初读到那篇“科隆Anomaly实录”从而升起去罗马的念头以来,@KajiRyouji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与贵且慢的欧洲交通智斗,才查到这条从纽伦堡出发的廉价航线。

为了省钱,要从德累斯顿坐通宵大巴经柏林到纽伦堡转飞机,全程将近20小时;可归根结底,平生第一场Anomaly亦是2016年度收官之战,有幸见到号称“永恒之城”的罗马和战友@dasKupfer,期待还是战胜了疲倦。


这两名欧元玩家是Via Noir Anomaly 罗马主场蓝军第95战队 “瑞士骑兵团·蓝色部落(SC Blaui Horde)”仅有的中国籍成员。瑞士蓝军每次出征都以“瑞士骑兵团(Swiss Cavalry 或SC)”为代号,下属若干支队,曾远征科隆创下战绩的“蓝色部落”便是其中一支。这次因破例接收了德国蓝军@KajiRyouji,副队长Koni @poiZenSystm开心地宣告:“我们的队伍国际化啦!”


远征比想象中更加艰难。11月10日凌晨,睡眼惺忪的@KajiRyouji终于到达纽伦堡,打算趁起飞前在机场小睡一会,这时接到了@dasKupfer的消息:


“Flixbus晚点,我在冷雨里站了两个半小时,快要冻挺了……”



“还赶得上飞机不?”

“现在只是坐几点的火车的问题了……”

“我试试能不能帮你退票……”


给订票公司opodo.de打去电话的@KajiRyouji在听了两分钟广告和接通人工服务前收费10欧的友情提示之后伤心地挂了电话,并在问候Flixbus司机和opodo后台一户口本的同时发誓再不考虑这两家的服务。


@dasKupfer一到米兰,看见街边卖炒栗子的,顾不上担心被宰,立刻花10欧买了一小袋暖乎乎的栗子,捧在手里,像捧着一个小太阳。

接下来七个小时,就坐慢车沿亚平宁半岛西海岸一路南下,看着太阳一点点沉入地中海,栗子的余温也一点点散尽……


晚上7点50,一枚黑魔标记蓝军信标点亮在罗马特米尼车站的赛维安城墙遗址上。这是特工们特有的接头方式。15分钟后,@dasKupfer出现在这里,见到了迎候的@KajiRyouji



饥寒交迫胜利会师的两名特工随后赶往青旅,将店主放在厨房里的两锅意面吃了个底朝天。



II. Rome Wasn't Built In A Day 




通常情况下,Anomaly和MD连续两天,刚好足够游览一座城市。但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逛完建成的。在遍地都是Portal名胜古迹的罗马,走马观花一天都不够,倘若要稍微欣赏一下教堂和博物馆,就得四五天工夫了。


11月11日星期五,两名特工开展了愉快的市区观光暨熟悉地形活动。


由于没有作任何预约,所以在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梵蒂冈无缘参观宏伟的博物馆;就算圣彼得大教堂前的广场是钥匙形的,也不会因此给蓝军特工以任何通行的特权。


来自瑞士的@dasKupfer则显然对担任梵蒂冈军事力量的瑞士雇佣兵充满好奇,四下搜索之后在教堂的阴影里找到了他们……的Portal:




……说好的规定不能用人作为Portal呢??


出梵蒂冈沿协和大道一路向东,可以游览造型别致的圣天使城堡(本节题图)。继续前行,在意大利最高法院——正义宫(上节题图)门前右转过台伯河,就进入了东岸的Anomaly区域。


在纳沃纳广场(第四节题图)上欣赏过根据文艺复兴时期地理学者心目中四大洲的四条大河(尼罗河、恒河、多瑙河、拉普拉塔河)建造的四河喷泉之后,继续向东横穿老城区,路过万神庙、圣母堂,就走上了繁华的科尔索大道。


大道最南端的威尼斯广场上矗立着体量庞大的国家祭坛“维托里亚诺”,而在这里,@KajiRyouji敏锐地发现了罗马为蓝军埋藏的新的伏笔:意大利统一纪念堂的铭文,上面写着:

以此房间纪念所有在战争中被俘的抵抗军”。




对此,@dasKupfer表示:本次Anomaly,罗马应当是主场中的主场——除了以上证据,还有哪个地方的路名真的叫Via ...(意大利语:道路)的?


还有随处可见的Ingresso(意大利语:入口),就问你服不服。




走到据说市政府每天从中清理出的硬币多达2000欧元的“许愿池”——特莱维喷泉时,突然天降大雨,两人便躲进旁边的教堂去听唱诗。数分钟后再出来一看,原本被许愿的人群重重包围的喷泉竟空空如也,只有硬币的影子还随着水色荡漾,仿佛一池闪亮的XM。


托兜售劣质雨伞的小贩的福,特工们得以继续赶路。当晚最后的任务是前往城郊结合部一处治安貌似很不好的塞斯提乌斯金字塔公园内的破破烂烂的夜店酒吧领取SWAG Pack。


而正当两人饶有兴味地在空桌子上摊开Pack,仔细把玩会发光的徽章,


……就被工作人员以人满为患为由“请”了出去。


时近午夜,两人回到住处,对饮一瓶壮行酒,预祝明日一切顺利。睡前再次打开IITC纵览全城,各自沉思。是夜无话。


III.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欧洲中部时间11月12日清晨7点,两名特工全副装备,登山远眺。


此时距离战役正式打响还有八个小时,距离12点战队会议还有五个小时。初升的太阳下的永恒之城像一首无言的史诗,湛蓝的天空像无边的蓝色field,笼罩着即将见证这场胜利的三千年古都。




上午8点,蓝军指挥部已经开始层层下达指令:准备搞个大新闻。




蓝军计划下午2点提前一小时开始,在整个Anomaly区域建造一个密集的大菊花,以阻断绿军在3点前的任何行动。期间,队长Patrick提到了一个叫做Anomaly Map的辅助软件,两人借助山上不错的信号下载下来,发现非常实用。


即刻决定下山参与key-farming的两人顺路摸鱼,参观了西班牙广场……斗兽场……凯旋门……



……以及传说中尼禄皇帝以烧了罗马城为代价兴建的金宫,两千年后只剩下这一点残垣断壁,令人唏嘘。



(据此典故得名的某光盘烧录软件 Nero Burning ROM


上午11点半,两名特工终于想起好像是要去key-farming的,赶快冲到指定的菊花Po摸了9把钥匙,随后赶往位于郊区的某小餐馆,于12点15与队长及队友会合。

“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没事,咱们不去拍照了,钥匙更重要!”

Patrick笑着向两名特工递过了各自的胸牌。




随后,遵循着简单而不简约的原则,大家享用了一顿具有瑞士物价水平的豪华午餐,同时在心里对选了这家店的副队长同志画着圈圈。




与此同时,位于南郊的会展中心人山人海。



Hank Johnson也到场了。




下午2点,蓝色部落战队乘地铁转公交赴集合地点待命。汽车靠站,一行人刚刚踏上地面,就和一队同样来自瑞士的绿军狭路相逢。对方看到蓝军从车内鱼贯而出,完全忘了“禁止当街喧哗”这条规则,恼火地喊:“NEIN(不要)——!!”谁料蓝军们毫无愠色,纷纷笑着回敬:“Doch doch(要的要的)!”四下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此时,城里的蓝色菊花已悄然生长起来。



与科隆Anomaly不同的是,这次蓝色部落战队要兼顾Shards和Clusters。队长与副队长同时兼任通讯员,通过耳机听取调度,上传下达。2点半,Intel报告蓝军目标Portal已经出现,全体队员即前往待命。




3点,第一回合开始。队伍来到不远处的Shard Portal——某警察岗亭,与盘踞的绿军展开争夺战。按照事先分工,有的放炸,有的放US敲盾,有的时刻盯住部署按钮准备见缝插针。双方一度僵持不下,并陆续有小队前来增援。约40分钟后,有人喊了一声“蓝了!”我方立刻转攻为守,一面保护碎片,一面尝试连结。


遗憾的是,因为蓝军目标Portal被绿军占领,加之周围各种block,直到下午4点10分跳跃时间结束,也没能将这个碎片成功转移。徘徊在Portal顶端的碎片带着无限寂寞,纵身跃入茫茫的XM海洋。




4点20,罗马的日落时刻。根据比赛规则,第二回合早已开始,但蓝色部落战队一直未得到明确的任务,只是转移到一个莫名其妙的8Po附近继续待命。这时@dasKupfer 突然抬头看到马路对面的披萨饼店,小声说了句“有吃的”就钻了进去。十多名队友纷纷效仿,各点披萨一张以慰问约等于没吃午饭的肚子。这时队长终于接到指令:前往防守200米外胡同里的某Cluster Portal。


随着天色渐渐变暗,空气寒冷起来,“黑暗之路”开始变得名副其实。胡同里的驻守有些单调乏味,除了一队绿军bikegressers经过,稍作停留并放了一小会炸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


期间,有其他战队的队长(下图右)前来与Patrick(下图左)交流情报。




5点10分,战队以极小的消耗挺过第二回合。此时蓝军已大比分领先,第三回合则更加无聊。沿科尔索大道行进了一段,驻守在一个有小酒吧的角落,除了懒洋洋地充电,便是谈笑风生和摸鱼。因太过无聊而手贱的@dasKupfer甚至将闪光徽章的电路玩坏了,@KajiRyouji见状,把自己的换给了她。


看完计分板,@dasKupfer向Koni抱怨:“维尔纽斯和索菲亚都要输了……你跟我说欧洲总是蓝军赢的!”

“风水偶尔也轮流转嘛。”副队长微微一笑。

“以后不能太骄傲……”




6点10分,第四回合开始。此时天已黑透,蓝军虽几乎锁定胜局,但还是秉持笑到最后的原则,返回目标Portal进行防御。在现场人数占绝对优势的蓝军守护下,尽管Portal几度掉电到危险程度,绿军破坏它的企图也从未得逞。




教堂7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一轮明月刚好挂上屋檐。绿军见大势已去,早作鸟兽散;剩下的蓝军仍坚持充电到7点10分,才带着胜利者的微笑陆续撤离。



IV. Do As The Romans Do




如果说罗马比巴黎的秩序好一些,那可能只是因为阿拉胡阿克巴少一些。

或许是出于疏散晚高峰的考虑,After Party被组织者极为贴心地安排到了位于远离城市喧嚣的地铁B线南端倒数第二站的会展中心。


@KajiRyouji心里十分着急,因为After Party原定于7点半开始,现在已快8点,他和@dasKupfer遵从谷歌地图的指示,乖乖在公交车站等了半个钟头,可该来的车连影子都看不见:

“万一去了他们都结束了可咋办?”

“放心,”@dasKupfer老练地说,“咱们堵在路上,他们也堵在路上。”

“So Italian.”两人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果不其然,晚上9点多,两个人大费周折抵达会展中心时,After Party 还在暖场阶段。不仅如愿听到了宣布比分时的人声鼎沸,看到了蓝军代表@DeusExMachina 从Hank Johnson手里接过神秘手提箱,甚至连开场的激光表演都没有错过。




为期四天的罗马之旅,使得来自严谨的德语区的特工对地中海沿岸人民的“随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还入乡随俗,一起将闯红灯这项放飞自我的全民运动发扬光大。

这就叫——像罗马人一样做事。

因了这句话,即使是意志再坚定的外来客,吹久了地中海的暖风,也一样变成逗比。例如这家显然已经被意大利化了的不按点开门、开了门也不正经做菜,菜谱上所谓的“什锦面”竟然是蔬菜+方便面的中餐馆子。



这很罗马。



V. Rome! By All Means, Rome.




“摸个钥匙再走”。这句话成了@dasKupfer的口头禅。万神殿、斗兽场、许愿池……凡经过一处,必定停下来“摸个钥匙”。尚有遗漏的,趁Mission Day又回到景点瞻仰一番,丝毫不觉乏味。似乎对于特工而言,一把Portal Key可以代替一张票根或一张合影,留下“到此一游”的最好确证。


周日下午,为了赶回苏黎世挨冻上课,@dasKupfer离开了罗马;而@KajiRyouji除了做完12个MD任务交差外,还做了一行丧心病狂别具创意的Via Pony系列任务。




入夜,@KajiRyouji独自一人沿着三天来无数次经过的路线,从特米尼车站一路走到斗兽场,最后一次瞻仰这座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椭圆形建筑。


@dasKupfer离开罗马之前,在这里对@KajiRyouji说:“等下,摸个钥匙再走。”随后走进街边一家纪念品店,出来时手上拿着一把属于罗马的“钥匙”。


“真可怕,我快变成路易十六了;或者是圣彼得也说不定。”



(完)


(想知道后面我被雷劈了的故事往下看)

(写了这么多求赞助车票啦)


It's Time to Move!

点击阅读全文

欢迎登陆北京ingress蓝军官网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转载我们文章的声明

本文还将被推送到

读读日报RSS

Telegram,Twitter



历史文章请访问 http://bjres.net  查看

投稿邮箱:tougao@bjre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