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源山捉飞记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StopCheating
Ingress Beijing
 
 
 



@qinnan 已在 1 月 6 日凌晨 3:01 坠机  


事情的开端是几天前,2019 年 1 月 4 日周五下午。


午觉中醒来,看见群里传来了不平静的声音:



此刻,绿军学弟 @MitLemon 正拆除洛江区挡线,市区绿军 @qinnan 拆除清源山蓝挡,洛江清源两开花。



问题不大,立马出发。下午 3:23,火速奔出宿舍,恢复洛江区部分挡线,4:00 直奔上山。此时,惠安绿军 @guajidefantuan 开车到洛江区清挡,泉州往北挡线只剩最后三条。



群内 Intel 们预估绿军会洛江、华大后山、清源山泰峰村同步拆挡。3:58,清源泰峰大道修建碑记附近的 XM 已被吸去部分;4:03,距离山顶神仙洞府被打 23 分钟后,“清源泰峰大道修建碑记”的 XM 已被蓝军发现全部吸空,并且状态一直持续到 4:35。众人预计 @qinnan 正等在泰峰村同步。



4:40 ,全程罗森骑车到达泰峰村的我,惊讶于一路上在唯一进入村子的泰峰村大道,都没有见到这位清源山“蹲点”等同步的绿军。一直到我补完了往北的 link,在村子附近等了十多分钟,“清源泰峰大道修建碑记” portal 的旁边都没有所谓绿军的“身影”。



和地上被吸走 XM 作伴的,只有天上寥寥几只飞鸟。



随后,17:09 我连接好东边 stone temple 的挡线,沿山路骑车掉头回到泰峰村。刚进入村子,就收到了攻击提醒(一个被毒另一个被打)。



此时沿着泰峰村大道向西前进。是的…空旷无人的大道上还是没有 @qinnan 的任何身影,只见眼前 portal 一点点掉白变绿。四处张望良久,南侧是未开门的洪鹰山庄,往西是出村唯一一条水泥路,往北是山中树林,四周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踪迹,@qinnan 也没有对我的质问作出任何回复。



恢复完清源山一圈挡线之后,6:04,村子东边山路上的 Stone Temple 收到了攻击提醒,此时恰好在泰峰村大道路口的我,便一直守在泰峰村大道石碑。然而直到 6:53 分,都没有看到这位绿军从泰峰村出来。



到此,和”神秘“的绿军 @qinnan 在清源山上周旋了一整个下午,数次错身而过却全未见到其人。





然而,开始引起我们怀疑的事情,却并非从那天”清源山捉飞“开始。事实上,@qinnan 前一天开始,他的行踪就已经引起我们的注意了。


1 月 3 号晚上厦门银行叮当狮,@qinnan(图中蓝色标记)所处方位极为奇特。对照卫星地图可知,这位特工为了摸到路边就可以碰的到的石狮子,“拐进”了小区内的住宅楼之间。



晚上 23:54 和第二天(1 月 4 日)凌晨的 00:37,清源山上南台岩亭子和神仙洞府分别被毒。



随后,@qinnan “下山”,将位于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内的 portal “老人”毒绿。



从卫星图可知,西南方向的 XM 被全部吸空。该绿军不是在路边贴墙摸 po ,而是在凌晨 1:50 分“翻进”已闭馆锁门的海交馆。



不久之后的 02:19 ,@qinnan 炸掉并 capture “泉州市大坪山郑成功公园”。两分钟后,山顶“福建省泉州市大坪山郑成功铜像2006” Portal 附近的 XM 开始被吸空。XM 被吸空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至少 3:17,而山顶 portal 没有任何攻击提醒。



1 月 4 日早上 08:07,大坪山顶的“福建省泉州市大坪山郑成功铜像2006”被 @qinnan 打绿。



1 月 4 日下午,也就是「清源山捉飞记」开始前片刻,清源山顶再次被毒。熟悉的位置,吸走熟悉的 XM。@qinnan 以 scanner 为布,留下了两个半径 40 m 的完美圆形。



「清源山捉飞记」进行的同时,晚上 6:06,@qinnan 炸掉了泰峰村往东山路旁的 “Stone Temple”。这是一个当时没有开门,四处有高墙环绕的寺庙,从 XM 痕迹上查阅,当时他位于院内,Portal 东侧。



当天没有开门的寺庙内,吸走东边的 XM 恐怕只能越墙而入或者通过其他神奇的手段。再看一遍地图:



经过询问,他表示是走路上山再过去的。



11 月 4 日 晚上 23:11,相继打了亿龙花园石雕、清源山大门背面等 portal  之后,@qinnan 到达清源山南台岩。


从花园到南台岩,经过我们观察,一路上的游戏记录相当正常。我们认为是真人上山,坐车到南台岩公路前下车步行炸 po。而 @qinnan 到达南台岩后,果然拍摄四周照片发给蓝军。



沿南台岩步行道一路向前的真人 @qinnan



“途经”神仙洞府、齐云山公路“下山”的 @qinnan



1 月 5 日白天,@qinnan 打掉“亿龙花园石雕”后,乘坐动车前往福州。一路上不忘记给自己的清源山年卡和 portal 实体合影。


1 月 5 号晚上 23:59,@qinnan 打掉“圣墓牌坊”后,突然在 1 月 6 日 00:18 打掉“亿龙花园石雕”。


从 XM 上看,@qinnan 从小区大门进入后,绕了个路,站到另一侧假山花坛之后炸 po。



颇感意外的蓝军,忍不住向他询问此刻拍摄的亿龙花园附近照片。此时这位白天拍摄了多张“年卡合影”的 @qinnan,并没有向上次一样热心的给出照片。之后在半推半就下,他拿出了此刻自己“回家路上”的照片。



0 点的泉州,小区灯火辉煌,加油站人头攒动,是真的么?


然而事实上,我们发现这是前天晚上(1 月 4 日晚 9:51 左右),也就是 @qinnan 真人从市区上南台岩的路上拍的照片。4 日晚,对于蓝军关于 @qinnan 作弊的顾虑,有特工将当天 @qinnan 发送的相关照片转给我们。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这几张照片最迟在 1 月 4 日便已存在。



1 月 4 日:



1 月 6 日凌晨 3:01,就在亿龙花园被飞不久,NIA 发来邮件。飞机 @qinnan 在此刻坠机。





本来飞机账号 @qinnan 被封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然而后续发展却令人始料不及。


在 1 月 5 号的晚上 10:30,我们发现惠安的绿军 @a7370099 升到了 3 级。说起 @a7370099 这个账号,泉州蓝军对他有印象是因为它在 2018 年 3 月份在泉州惠安县出没之后,便一直没有了动静。而在那天晚上 9:00 左右,此账号被发现给惠安绿军 @guajidefantuan 刚被打掉的床 po 上 VR 农套并且账号等级升了一级。



而此时,@qinnan 尚在泉州市区活动。



第二天(1 月 6 日),此账号与 @guajidefantuan  一起出现在了厦门,并且完成了同一个组图任务。



1 月 7 日,@guajidefantuan@a7370099 同时出现在清源山上。



1 月 7 日晚上 21:42,当一位多次面过 @qinnna 的蓝军特工路过并准备占领“泉州市大坪山郑成功公园”时,极为惊讶地发现这位出现在大坪山公园门口,账号 @a7370099 在当时的实际使用者,竟是刚被封号的 @qinnan



对于多账号、飞机、位置作弊,可以说是一应俱全了。截止我们发稿,在 COMM 和 Telegram 中,@guajidefantuan 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复。



顺便一提,@qinnan 最初注册蓝军账号 @xueyupian,并加入了泉州蓝军的 QQ 和微信群。几乎同一时间点,绿军账号 @qinnan 也开始活动。在我当面询问 @qinnan 和他是否为同一人时,他并没有承认。直到我们几周后发现相关证据,并在 COMM 中公开指出他的双账行为后,@qinnan 才退出了蓝军相关群组。直到发稿前,蓝军账号 @xueyupian 仍然存在。



毫无疑问,每个玩家都不希望出现肆意破坏践踏游戏规则的特工。这次飞机事件,1 月 4 日当天凌晨,我和其他几个泉州蓝军讨论 @qinnan 的可疑纪录一直到快四点才睡。早上醒来上清源山恢复一圈挡线,来回往返大约 32 km(上午 GPS 轨迹为单程记录)。



下午午睡起来恢复洛江挡线、清源山捉飞机、并和飞机周旋,来回共计 54 km。然而到第二天凌晨,清源山往北的挡线已经被全部飞光,绿军也建立起了相应的 block。可以说飞机账号的肆意飞行,是对双方阵营所有正常游戏玩家的极大不尊重。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elegram.me/ingressbjres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