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幽梦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Resistance
Ingress Beijing
 
 
 



——freeyun与php的一夜之旅


你可能会好奇我是谁,也可能并不好奇,但是,我是记叙者,总归要声明一下,仅限于此。


我不是故事的主角,可是故事不会阐述自己,因而,需要我。


于是,便是回溯到那个寒风凌冽的周末——


1


php搓了搓冻僵的手,往手上哈了气,热气带来了一丝温度,但紧接着被冷风吹散了,残留的水汽一并散去,却是更冷了。


还没来吗?


php心里犯起了嘀咕,他平时也鸽过许多人,自然也被许多人鸽过,哪怕是作为等待的那一方,他也对自己的耐心有着十足的信心;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是傍晚,太阳吝啬的敛起残红的温暖,寒风则愈发肆意的翻弄着来往行人的衣袂……


来往人流匆匆流过,只有他,伫立于此,默默地等待。


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去面对呢?这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对方是一个陌生人,虽然同属一个阵营,但原本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却要在几时之后相互扶持——难以想象。但也不是一点接触也没有,在网络发达的今日,虚拟的相会与交谈多少也会让彼此间有了亲近,只是,那一份言语其中又有多少可信?不,倒不如说,我为什么现在在这里?又为什么非要在寒风中等待?


于是稍稍带了些怒气,心中暗自决定见了面一定要态度强硬,但首先总归要质问一下,把自己晾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拿起了手机——


[你抬头。]


一惊,猛然抬头,一张充满了笑意的面庞充盈了整个视野——


“你就是php?”

“啊……!嗯!”

“那么,走吧!”


一把抓住了php的手,转身往前走去,php踉跄了几步,跟了上去,方才脑子里的牢骚与对策业已随风飘散,只是被面前的一幕弄得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甩开了牵着自己的手,快速的将因为暴露在寒风中而冰冷的左手抽了回来,双手拘谨的抱在身前。


她也似反应过来了,转过身来,面对php,再一次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抱歉,抱歉,我看你脸都冻的通红的了,就着急带你赶紧去暖和身子,”她笑着解释道,一遍拿出了手机出示自己的ID,“我就是freeyun,你看,这是我的ID。”


“那么,快点走吧,毕竟外面蛮冷的。”


freeyun收起手机,转身走在前面带路。夜幕已至的人行道上,昏暗的光线模糊了物与物之间界限。php急忙跟了上去,却不知为何视线总是会聚焦在freeyun那随着走动而自然摆动的手上,面颊微烫。


“啊,对了。”


突然的搭话,让php心头一紧。


“PHP可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呢。”


抬头望去,映入眼中的是freeyun灿若朝阳的笑容。


2


“只有红茶,可以吗?”

“嗯。”


由freeyun带路,二人来到了她的实验室稍作休息,行动的地点并不远,但距离同步还有段时间,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是怎样的状况,为了保持良好的状态,必须养精蓄锐。


php接过freeyun递过来的红茶,抿了一口,微微眯起了眼睛,红茶里加入了蜂蜜,喝起来很甜,几乎喝不出红茶的苦味,非常适合用来暖和身子。实验室里安静的只有两人啜饮的声音。


感受着暖意流淌过四肢百骸,php的精神也微微振作,比起之前等待时的胡思乱想,如何打破现在的沉寂,是他更为在意的事情。


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看向freeyun,却正巧与她四目相对,看到freeyun饱含着笑意的眼眸中流露出的询问,不由的慌了神,猛的别过头,抬起眼来四处张望:


“没……没想到你的实验室,还蛮大的。”


啊,这算什么鬼话啊。哪有这么聊天的啊。php心中暗自懊恼,假装四处张望,回避着不去看向freeyun的方向。


“噗……噗哈……”身后传来的笑声,让php本就因为尴尬而微热的脸骤然变得滚烫了起来,“哈……抱歉,看你犹豫了半天,没想到会是要说这个……噗……噗哈……!”


"唔~别笑啦……!"php羞愤难当,整个身体都蜷缩起来,用双臂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反正我就是话废!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啦!好歹你也说点什么啊!尬在这里算什么啊!”


自暴自弃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freeyun走了过来,抬起了php的头,眼眸中的笑意让php不禁感到一阵不爽“看你在哪里犹犹豫豫的样子蛮有趣的,就故意放置啦,哈哈哈,抱歉啦!”


“你……性格恶劣!”

“是是是。”

“你……使坏!过分!”

“好好好。”

“唔~!”

“抱歉啦……抱歉抱歉!”

“哼!”


freeyun双手合十,蹲在php面前作道歉壮,php却生气的扭过头去,鼓起面颊,连一眼也不肯看freeyun。


轻笑了一声,freeyun发出了“嘿咻——”这样不像女孩子的声音,站了起来,掸了掸外套上粘上的灰尘,把一个亮着屏的平板电脑放在了php别过去的小脑袋前:


“好啦,也算活跃过气氛了,下面——”

“我们该谈谈正事了。”


好歹也算还未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php把平板电脑接过来放在了腿上,不情不愿的转过头来,看向了freeyun的方向——


啊。这么说来,刚刚没顾得上呢,路上光线又太暗了,php在心里如是对自己说。


漆黑的披肩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看起来柔顺而不显凌乱,在灯光下微微的反射出微微偏棕色的柔和光亮;栗色的呢子大衣套搭配黑白格的短裙,既彰显活力又显露出一股成熟的气息,黑色的打底裤套在本就细长的腿上,与脚上的小皮靴一起更加凸显了双腿的纤细和原本就比较高的身高;整体的颜色与搭配虽然很普通,但freeyun白皙的肤色恰恰在其中犹如点睛之笔,使得整体上给予人的感觉鲜活而灵动……要说唯一有什么遗憾,那,大概就是某个部位比较抱歉吧。


但真正让php为之一凛的是freeyun眼神的变化。原本充斥着暖洋洋笑意的眼眸如今却完全冷却下来,内蕴其中的是严肃与认真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但或许是实验室的空调温度调的太高了,php感觉面颊更加灼热了起来,宛如两团火焰在燃烧,只是轻轻的嘀咕:


“什么嘛……这不是能认真的起来嘛……真是个……怪人。”


3


所以!为什么我会是这副打扮啊!


php看着自己身上的墨色毛绒外套,和freeyun如出一辙的打底裤与皮靴以及稍长一些的暗红色格子花纹的裙子,感受着假发的发梢在脸侧摩擦的感觉,内心涌现出一股放弃般的无力感。


所以,说到底,啊,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是谁?我在干什么?嘿嘿嘿……呼呼呼……


正当php理性崩坏,内心涌现出漆黑的感情之时,弓着腰压低了身姿走在前面的freeyun回头轻笑着对他说“很快你就会适应了”更是另php心情五陈杂味了起来。

好想死。


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php按照freeyun的指示,瞬间从花坛的阴影处窜出,不发出一丝声响的又隐匿到了前方的灌木丛后。


是的,无论如何,既然是会被挑选为出外勤的阿根特,php自然有着过人之处。作为一个曾经进行过各种体能训练的阿根特,他可以做到悄无声息的快速冲刺四段一百米的路程,而他存在感稀薄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特质,则使得他特别适合潜入作战。可以说,像这样在安保严密的地区来去自如,尽管有着本地阿根特的协助,也绝非他人能够做的来的。


虽然当前在女装就是了。


好想死。


内心的辗转挣扎丝毫没有影响php动作上的准确性,在freeyun钦佩的注视下,php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到达了预定portal的旁边。伴随着intel指挥的一声令下,php在终端上按下了确认的按键,此时,超脱于视线之外的维度中,一根横跨了诸多地市的蔚蓝link成型了,柔和却又坚实。


[回报Intel,第一层防御线成功建成。]

[收到。请完成驻防。]


于是,按照计划,link两端需要完成驻防,作为外来协防的阿根特php不熟悉本地地理状况,因此,另一侧端点由freeyun赶去驻防,而php则就地防护这一侧的端点。


目送freeyun的身影在视野中消失,php用死掉般的眼神麻木而呆滞的盯着屏幕上摇曳的portal以及发着幽光的link。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在几个小时之后,他们所构建的保护link将会为友军拦下无数攻势,并且有效的阻碍了绿军大面积的绿化计划。此时的他,只是作为一个个体,回忆起了行动前准备阶段,在实验室发生的一切——


……


“所所所所所所所……所以说……!我为什么非得女装不可嘛!?”


php带着哭腔的惊叫声在实验室内炸响,虽然之前只是没话找话随口说了句“实验室还蛮大”,但事实上实验室确是面积不小,甚至刚才的尖叫还残余着回响。

实验室的一角,freeyun带着一副深感有趣的表情,两手分别提着一套从上到下一应俱全的女装,而在她面前的是被迫逼至墙角的php。


“所以说啊,我解释过了。”freeyun强忍住笑意,用一副好似认真解释的表情说道,“因为这一个片区安保很严格的,一旦被抓住,别说是凌晨的行动,会有很大的麻烦的。”


“那那那那那……那和女装又有什么关系啊!?”

“嘛,当然是保险咯~你想哦,如果被发现的是女孩子的话,也不会被特别刁难吧?”

“的确……是这样呢……?不对啦!反正我不要!我也不会被发现的!”


php气鼓鼓的推开了freeyun,径直走到了放着正在充电的终端和背包的实验台前,一脸不高兴的开始整理起行动时要用的物资。freeyun则在一边把衣物往php身上比划,一边叹气:


“明明就很合适,而且这种事情很快就习惯了啦……”

“才不要!”php转过身来气愤的用手指着freeyun,嚷道,“又不是你穿女装!啊不对,你是女生!你随便找个男生问他肯不肯穿啊?”

“而且!刚才要不是我努力反抗,我都直接要被你扒掉了啊!哪有这样的啊!”


“诶?”freeyun愣了一下,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嘿……!这么回事么。啊,对了,那也就是说,我要是找个男生,他要是说愿意穿的话,你就穿?”


“啊?啊?唔……”php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内心隐隐涌现起了一丝不安,“嘛,嘛……就算这么回事吧。但是!一定是要这个男生当场穿给我看!”


这都凌晨了,就算你有迷弟,我也不信你能叫的来!计划通!Kira!


但php的自信在下一刻便被一阵阵恶寒所取代,freeyun看向他的眼神,似乎已经把他当做了砧板上的一块鱼肉。刻意的清了清嗓子,freeyun拍了拍自己抱歉的胸膛,说到:


“我呀。”

“诶?”

“嗯?”freeyun歪过头来看着php。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php大惊失色,失声尖叫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实验台上,眼角因为疼痛流出了眼泪,“怎么可能!你随便口胡诓我我就信哦!?”

“那 你 要 不 要 来 验 证 下 ?”微微提起一侧裙角,向php眨了眨眼睛,freeyun的声音突然从原本委婉动听的女声变成了略偏中性的男音,“虽然这是我本音,但是总是用伪声说话,突然让我用回本音还有点不习惯呢。”


“还有,我又不是UMP45,”freeyun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哪有女孩子真的一点胸也没有的。”


“可……可是他们都说……”

“哦?他们口胡你也信哦?啊哈哈哈,他们又不是只会鸽人。”

“但是!但是!太羞耻了!而且明明是男生!却打扮成这样,使用些女生的用品什么的……!”


听到这句话,freeyun突然怔住了,面部表情变得僵硬。正当php在反省是不是说的有些过了的时候,freeyun却带着一副不可名状的表情,亢奋的抓住了php的肩膀,将脸凑到php面前:


“性别真的重要吗!?不重要!这种宛如掷骰子的东西在意它干嘛!”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喜欢可爱的东西,喜欢小裙子,喜欢轻飘飘的装饰,喜欢甜甜的果汁,喜欢甜点……”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php看着激动异常的freeyun,发懵的下意识点了点头,freeyun的表情中有着一种释放,有着一种他所不曾有的东西……但也就下一刻,freeyun已经将表情收束,换回了笑容,但那份笑容中带着一股不怀好意。


“那你可是答应了。”

“啊?哦……哦哦……”还在发懵的php,在freeyun超乎寻常的魄力下应了下来,并在其撺掇下在群里发了[我要女装]的信息。



“那么,来吧,开始换衣服吧。”freeyun笑着牵起了php的手。


仅此一次。php混沌的意识里仅存的理智在安慰着自己。


但很可惜,女装只有零次与无数次。


4


随着最后时刻的逼近,原本骂声一片的intel群内开始变得安静了起来,随后尘埃落定,始料未及的惊喜,以及令人不禁发笑的翻转令群里沸腾了起来。


但这一切与php无关。


在经历了长途跋涉与这一系列事件后,完成了对于驻点防守任务的他已经疲惫不堪。看了看仍未有任何光亮的黑漆漆的天空,莫名的感到孤独向他袭来,预计中兴奋的成就感并未到来,留下的只是怅然若失的空虚感。


正好似烟花总是在空中璀璨的绽放,强烈而鲜艳的光亮迎来的却总是无预兆的终结;硝烟味与落下的碎屑总以为是预兆着绽放的开始,却没有想过,亦有可能是结束;可是当意识到结束之时,那就是真的结束了,却少了宣告,留不下充足的余味。


脑袋里的胡思乱想正昭告着体力与精神力的匮乏,联络了一下freeyun,php便先行往实验室方向移动,虽然意识稍微有些模糊,但源于肉体的记忆却仍让php轻松的突破防线,原路返回。


但是,意识到当时自己忘记了跟freeyun索要实验室的钥匙时,已经是第二天,哦不,是今天破晓之后,php醒来的时候了。

……

freeyun有些不安。原本总是充盈着笑意的眼眸中流露出了焦急与烦躁。


半个小时前,php与他联系,说要先行返回实验室。介于php在去往端点时的精彩表现,他同意了,但是要求php与他定期联络,每5分钟汇报一下所在的位置以及情况,以防不测。


但是就在15分钟前,联系却突然断了,php最后汇报的位置就在实验室所在的大楼前。在离目的地近在咫尺的位置上断了联系,这让freeyun万分紧张,诸多不好的猜测在脑中浮现,却除了加快脚下的步伐外别无他法。


我,真的是大意了。无论身手再怎样矫健,他仍是一个外来的阿根特,甚至还是一个第一次参与大行动的新人阿根特。为什么我不让他原地待机?夜间防区内的危险性我是最清楚的,万一——


freeyun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到底会迎来怎样的结果,说到底,他对php并没有多少了解,不清楚行为模式和语言逻辑,甚至在遇到某些情况去救场圆场都不可能;虽说他给php上了一道“保险”,但总归而言,连伪声都不会的他,一旦开口,就意味着暴露。


而如果——


不,freeyun,消极考虑是对事情起不到任何帮助的!


freeyun稍稍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借此提神,同时想要暗示自己转变思维的方式,一边快步奔行,一边考虑到接下来该怎么行动。


首先,从位置上看,有可能他已经进了楼,只是因为手机没电或者其他情况没能查看手机,啊,糟了,忘记给他实验室的钥匙了!那么手机没电的可能性……不,负责intel的人员有他的电话,可以让……不行,现在还不确定情况,现在大家经过一夜的奋战都很疲惫了,再贸然给他们增加负担就不能期待后续的援助了……唔,姑且,先去实验室那边看一眼!


呼哈。呼哈。快速的奔跑让freeyun的肺部感受到了与寒冷的空气恰恰相反的灼烧感,冰冷的空气带着一股尘土的气息在快速吐纳的过程中给肺部带来了切割般的剧痛,甜腻而带着血腥气的粘液也涌入咽部,试图堵塞气管,阻碍呼吸——


但freeyun没有停下休息,强忍着剧痛快速的溜过一个个岗亭,确认没有php的身影和骚乱的迹象,在痛苦与心安感中挣扎着维持着意识,冲向实验室所在的位置——


一层,两层,三层……一个台阶,两个台阶,三个台阶……


离实验室越来越近,一路上积蓄的心安感,随着步伐的愈发沉重而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恐慌,是对于自治无力在黑暗中搜寻一个无法联系的“陌生人”的自己的懊恼。


如果,他不在这里,我该去哪里找他?又如何去寻找?


心脏一度纠紧,已经分不清和肺而言究竟是哪边在痛——


心安感。


一切彻底尘埃落定的心安感。


都结束了啊。


freeyun挣扎着走到了蜷缩着熟睡在实验室门前的php的身旁,背靠着实验室的大门颓然坐了下来,开始调整自己紊乱的呼吸,用颤抖着的手从怀里拿出了带着汗水湿热的钥匙:


“哈……你……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5


时间是个暧昧的概念。怎么?你说它很绝对?绝对到一切在它面前都不值一提,区间与方向的绝对与不可撼动,令人生畏。


可是就人类个体的意识而言,其实时间的概念很模糊,模糊不是因为时间的概念本身,而是人认知精度有限。就好比,你说“昨晚”,概念上而言是指昨天天黑到当天午夜24:00,但是实际上什么时候天黑并没有精准计时,你也只是记个大概,抬头一看,哦天已经黑了,就是天黑;而实际上,哪怕过了这一天的分界线,只要还没天亮,你仍旧将其归类到“昨晚”;又或者,尽管晚上经历的时长相等,也会因为人自身大脑和感官的认知不同而感觉时长时短……


真是漫长的一晚。php在心里如是感叹道。


但实际上,记忆里的印象到费劲到达实验室却发现没有钥匙时就已经终止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是来时那套令人心安熟悉且曾被友人吐槽过的普通装束,搞不清状况的同时没有发现freeyun的踪迹,只是在床头发现了早餐和一张小纸条:


To php,

我才刚睡下不久!因为绿军的活跃!我现在又要出勤!

早餐我给你买好了,放在床头不要忘记吃哦?

啊,对了,白天会有我学弟来实验室,你就不用锁门啦~

P.S. 姑且我还是有留张照片以作纪念的。诶嘿。

by freeyun.


有点令人火大。尤其是当看到最后一句话时,php甚至有想要把freeyun生吞活剥了的想法,哪怕是现在想起来,php仍有跳下飞驰着的火车去找freeyun算账的冲动。


但这多少为发生的这一切增添了些实感,因为人的记忆的暧昧,从实验室怎么上的火车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是记得吃的油条和豆浆已经完全凉掉了,却隐隐间感觉连带着夜晚的记忆也如梦似幻……


可是,管他呢。现在有什么事情能比补觉更重要呢?


在火车上安稳睡着的php嘴角流下了一丝涎液,嘴角微翘,梦中喃喃着什么:

“其实……PY……才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F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elegram.me/ingressbjres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