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 XM Anomaly Cassandra Prime Singapore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IngressAnomaly
Ingress Beijing
 
 
 



Cassandra Prime Singapore

Ingress 是一款是一款将虚拟环境与现实地理位置信息结合在一起的手机游戏,即适地性游戏(Local based game)。在 Ingress 中,玩家被分为蓝军 Resistance 和绿军 Enlightened 两个阵营,为了人类的未来而互相角力,争夺控制真实世界中的地标性建筑等据点(Portal)。

而 XM Anomaly(以下简称XMA)就是游戏中由官方组织的,蓝绿两方规模最大的攻防战。作为 Enlightened 的一名10级特工,我有幸参与了 2018 年 8 月 25 日的新加坡XMA,作战和游览的同时,也品尝了美食,收获了很多 Biocard 和周边。我将这次 XMA 之旅记录在此,希望能借此分享 Ingress 带来的快乐。

传统的继承与发扬

自从 Niantic 公布了 2018 年的 XMA 时间地点之后,我就一直很躁动。 不只是为了 XMA 成就和 NPC 的 Biocard,还因为今年XMA的地点都很方便拿到签证。

报名成功

然后就是报名买 pack、在群里勾搭大佬、求组队,在得到了“抱团走一波”、“我们闽绿去拉大旗”的承诺之后,除去“加班”、“实习”、“考研”、“穷”等各种理由,到最后居然只剩下了我和糖总(Totemoon)两个人…

Let’s Go Agent

时光飞逝,终于到了出发前往新加坡的日子,经过5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到达新加坡樟宜机场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暗示)

到酒店放下行李就马上与队友们取得联系,获悉下一步的行动安排。 我所属的中国队由队长-LiuYo 老板、地导-新加坡特工 EzamEmily、来自北京的 Lime forever23333 夫妇等人组成,ToteMoon 老板由于参加 Goruck(Ingress活动之一,可以理解为一边铁人三项一边玩游戏)而单独行动。

环球影城与小畜生

出国旅行,必不可少的就是趁机玩一下 Pokemon GO 了。前一天晚上和糖总约好一起抱团刷环球影城,我便是起了个大早,长途跋涉的疲劳一扫而空,10点钟到达了环球影城,开始了我的捉妖之旅。

收获颇丰

然糖总深得我 Ingress 玩家的真髓,果不其然的……

新加坡环球影城坐落于全球投资额最高、内容最丰富的顶级家庭旅游目的地圣淘沙名胜世界之内,其将推出 24 个过山车和景点,大部分景点为世界级的首创亮点或是特地为新加坡量身定造的,堪称环球影城的又一鸿篇巨制。

Ingress也引用了不少埃及神话的设定

大战前夕

由于 Goruck 项目是从 24 日晚上 1800 开始,所以官方的摊位在24日下午就已经开放了,特工们也可以开始签到和换取礼物包。

感谢豫绿大佬给了我一次走VIP通道的机会

参观完新加坡国立大学,匆匆赶到现场,发现早已由大部队再次守候,于是开心的和大佬们进行了神圣的换卡仪式,hack 了签到 po,还和 Niantic 的 NPC Oliver Lynton-Wolfe 合了影。

OLW 的合影和人头牌

Cassandra Prime

终于到了这次旅行的重头戏,Cassandra Prime。 这次的 XMA 分为三个 Phase:

  • Phase 1是传统的 Portal 占领,双方要争夺并占领战区中的 Portal,以占领 Portal 的数量和权重计分。

  • Phase 2 是碎片战,双方需要抢夺战区中的若干 Shard,并通过链接 Portal 将 Shard 运送到己方的基地,以成功运送的 Shard 数量计分。

  • Phase 3 则是 StarBurst,双方需要在各自指定的 Portal 上射出尽可能多的 Link,以截至时存在的 Link 数量计分。

而在 Phase 1 开始之前,为了占据先手优势,Agents 会自发组织起 Phase 0,即免疫战。参加免疫战的 Agents 要固守所属的区域,每一个小时对防守的 Portal 使用病毒,以确保在 Phase 1 开始时不会被对方使用病毒抢夺(病毒可以直接改变 Portal 的所属阵营,但每次使用后 Portal 会有一小时的免疫时间)。由于病毒存量较少,我没能参与到免疫战中,不过也尽早的到达了战场,协助免疫战的队友防守 Portal。

战区地图

下午 1400,XMA 正式开始,我所属的 CN Team 防守1-I区域,期间出现了一个价值高达25分的Portal,并遭到了蓝军的猛烈攻击。在 HK Team 的协助下,我们最终守住了这个 po,但是独木难撑颓倾之天,以 26.36:73.64 的比分输掉了 Phase 1。

KSF攻防战

The Second Round

Phase 1 结束之后,我们有 30min 的时间进行休整和转移,由 1-I 转移到 1-M,在Phase 2 强攻蓝军的基地。 无奈新加坡本是蓝军优势场,蓝军基地的攻防人数严重失衡,特攻们倾泄出了几乎所有的火力也不能占据 Portal 半秒,强攻只会浪费物资。

强攻蓝军基地,图上蓝色的小碎块就是Shard

LiuYo 老板临时改变策略,带领队伍离开战线,企图利用周围的 Portal 创建控制场将蓝军基地覆盖。蓝军方面却识破了我们的计划,调用了一支小队尾随我们进行破坏。最终我们以 52.28:147.72 输掉了 Phase 2。

戦場に飛ぶ翡翠の蝶

经过两轮激烈的战斗,优势已经明显的偏向了蓝军。Phase 3 似乎不会有太多的惊喜,大家的心情也都放松了许多,许多特工甚至开始讨论晚上的聚餐。

日本是 Ingress 大国,无论是玩家数量还是战斗能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这次 XMA 据说日本大阪的绿军包了专机前来支援新加坡,不过看起来也并不能改变败局。

一边吃着冰淇淋饼干,一边转移至下一个作战地点。绿军 Phase 3 的指定 Portal 位于新加坡河畔的克拉码头。克拉码头是集购物,饮食,娱乐于一体的娱乐天堂,街边的酒吧,餐厅让这里的氛围变得十分欢快轻松。

Phase 3 的上半场,蓝军采用了十分保守的战术——封阻 Portal,使双方都无法射出 Link,也均没有得分。

而下半场,绿军大胆地仅留下少部分特工防守 Portal,将大量兵力散出,从外侧射入大量的 Link。同时一队游击小队突袭了蓝军 Portal,使局势一度出现翻盘的迹象,虽然在截止前没有成功摧毁蓝军 Link,但绿军终以 73.93:26.07 的比分拿到了新加坡 XMA 的第一场胜利。

绿Link在地图上组成了一只巨大的绿色蝴蝶 中国队和香港队的合影

Let's Party!

新加坡 XMA 最后以 152.81:247.19 的总比分,蓝军的胜利落下来帷幕。 作为 Ingress 的开发与运营商,Niantic 同样深得 Ingress 的精髓,原本 1830 开始的 NPC 演说推迟到了 1900(咕)。

在听完 OLW 又臭又长的演讲后,特工们作鸟兽散,各自冲进了饭店,享用大战后的美食。

Emily 推荐的墨西哥食物

晚饭后就是各自阵营的 After Party,很幸运的是蓝绿两边的 After Party 地点居然就在隔壁,于是我勇闯蓝军 AP,狩猎了不少精致的 Biocard。

收获的 Biocard 和周边,日本玩家占据了半壁江山

房间里里外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来自不同地区的特工们互相交流、玩耍,聚会持续到了深夜。为了第二天的 Mission Day 还能继续战斗,或是为了踏上归途恢复体力,特工们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各奔东西。

绿军 After Party 现场

但是,只要能记住彼此,XM 就一还会将我们再次聚集到一起…

It’s the time to move

这一天,我的步行里程定格在了 13.8 km。

“这个世界,并非你所见……”

看着自己手中的剪刀和棉签,这是刚刚解决了脚上的血泡,棉签上还残留着血渍。不知怎得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或许,是这样的。

打开 Ingress,能看到的不是国界线、首都或是军事基地,而是一个个“Portal”,一条条“Link”和一个个“Feild”,在它们背后,是数不清的 Enlightened 与 Resistance 在为了信仰而战。

而游戏之外,我们面对面地交流,一同玩耍,走过自己不曾走过的路,又或是走过已经无数次走过的地方,去发现那些被忽视的精彩。

世界并非限于你所见,在目所不及的地方,永远隐藏着迷人的故事和未知的邂逅。

交流、探索、发现新的世界。

“是时候行动了。”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elegram.me/ingressbjres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