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我想赢。」—— 记我的奥林匹克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AgentOlympiad
Ingress Beijing
 
 
 



感谢每一个在我的 Agent Olympiad 2 旅程中曾经鼓励、帮助过我的人。


自从幸运地被 Niantic 选上成为 Agent Olympiad 2 (以下简称AO2)的参赛者后,我进入了一段极为忙碌的时光,身为一个外国人在队友讨论可能战略时插不上嘴,身为一个外地人又无法亲至富士急乐园场勘,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把队友们提供的每一份档案仔细阅读、跟着他们一起体能训练(其实说穿了也就是跑步)、再疯狂地用 Google map 扫了富士急一圈又一圈的街景。


要比谁都知道情势严峻
也要比谁都渴望胜利


着实来说,蓝军在去年的 AO1 遭受了惨败,在其间询问了去年的国际参赛者们,也得知了往年国际组几乎是被晾在一旁的。纵使我已经尽全力挤出时间阅读完了我所有能拿到的档案、每天看着队友有多努力地训练自己以及拟定战略做好情搜,我依旧对蓝军是役前景感到不甚乐观。毕竟,我们已经多久没有在中港澳以外的东北亚赢过了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熟悉又陌生的东京土地,今年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飞这条熟稔的航线,却又带着几分不同的心情。消磨了缓冲的十二小时观光行程,是日早上与队友们简短地见面后,一行人于西新宿集合,整装上车。


时值东京雨水丰沛,外头总是丝丝点点着细雨,由于人数减半,今年是壁垒分明也略为尴尬的让蓝绿参赛者同车,100多公里的旅程在无人聊天的情况下显得有些无聊,远空的天色依旧是一片灰暗,让人不禁开始担心晚上的活动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


 

经过了壁垒分明的公路休息站,由于路况顺畅,比原定计划还早了半小时到达富士急,外头下着以台北标准来说不大不小的雨势,虽说不至于寸步难行,但已经是会影响游玩的程度了。车上枯等了半小时后,才得以启程前往位于园区内的临时休息区 - 餐厅,而往后的故事主轴也总是围绕着这里展开。而富士急内原本的 portal 全部被移动去了神秘空间重迭在一起,比赛场地正式完成净空。


 

纵使怀着不安的心情,该打的仗也是得打,我当天其实是在重感冒外加嘴唇发炎的情况下参赛的。而在晚上八点之前仍有大量的空档时间留给官方说明规则、发放物品以及双方拟定开场前的最终作战计划之用,在报到后就得到了官方一整大袋的物品,包含了羞耻照片识别证、强迫所有参赛者戴上的三套护具、几瓶赞助商提供的饮料,两种不同的手机壳供个人选择。其中最吸睛的莫过于阵营颜色的三段发光手环,用以在漆黑中区别敌我。



与此同时,有备而来的友军已经抽出了全开彩色输出的富士急平面图,摊在桌上开始解说本日战术了,让我这个准备不认真的参赛者感到相当汗颜。场地与塔量原订与上次如出一辙,但由于游乐园部分区域关闭整修的关系,约比去年的场地少了 20% 的塔跟区域。而外头的雨势依旧没有减小的迹象。

 


接着如同去年的情况一样,为了减少不同装置对玩家的差异,并且方便控管 app 使用,玩家的个人手机在开赛前两小时被没收,发给了每个玩家一只 iPhone 7,内建只有游戏本体 Ingress、作为通讯软件以及语音公告的 Zello、文字公告及回报用的 Slack 和确认玩家位置的 Glympse。由于规则明订擅自下载任何 app 是违反规则的,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偷偷把语系改回中文、加上中文键盘以便听规则讲解时可以做笔记之外,连滑手机的权利都没了。



某方面而言,今年禁止了玩家用自己的手机使用 Intel Map,有效防范了如去年登错账号的情况发生,这点应当给予肯定(反正整个园区就这么大,打开 scanner 就一定看的到),对此的因应之道是发给双方各一台平板计算机放在休息区,只能用于开 Intel Map。


此时打开 Scanner,可以看到白塔一座接着一座凭空冒出来的奇景,多数人也好整以暇的着装、换上自己的战袍或 cosplay 服、把运动贴布以及各种个人装备调整好,而至于蓝军的应援团中凭空变出了一个线条明显身材姣好的拉拉队妹子……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时间飞快来到开打前,邪恶 XM 研究人员 Akira Tsukasa 及几乎全体的日本工作人员都来到了现场,跟去年在完全一样的地方以英日双语宣布整场的游戏规则,这时所有正在勤作笔记的探员都不知道:等等官方会发下一人一份的完整版纸本规则…所以作笔记不如省点力气放空。



你的任务只有一个


宣布完第一阶段的规则后又进入了冗长的战术规划时间,还好有英文的规则书和英文流利的队友担任翻译让我幸免于难,真心感谢本次还有可以通英日文的参赛者入选。在开始前的准备时间内 Akira 送上了第一阶段四个 Deadrop 的照片,众人于是快速地分好了工作。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不复杂,是要摸完园区内所有能摸到的 Portal,预计即使是散步也能在半小时内全部完成(事实证明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园区内所有碰的到的 Portal 有 36 个及 2 个园区内可碰到的非游戏 Portal,但无论蓝绿都远远没有到达 36*15=540 这个数字),因此更像是物资准备阶段。


由于第一阶段的指令实在太轻松,就是各自去绕个两圈游乐园并且搜集资源,并且试着抢下那至关重要的 AP 第一奖励。毕竟这一回合除了 AP 最高的任务外实在太简单了。(AP 奖励:每个阶段获得 AP 最高的玩家可以选择对方阵营任何一个玩家随机抹消其一半物资)


在拟定战略阶段,双方基本上都已对园区了如指掌,故蓝军先分配了一定人手去四个预先公布的 Deadrop 点,其他人则没有收到特殊指令。当我问起我能做什么时,得到的回答就只有:


「把AP第一拿下来吧」

甫听之下觉得队员们的发言彷佛把绿军视若无物,不过转念想想无资源刷 AP 本来就是我的例行公事,瞬间舒坦不少。第一阶段的预备起跑可称得上剑拔弩张,在多次有人冲出起跑线被制止后,Akira 总算顺利宣布游戏开始。(绿军有玩家在冲出去之前就打开了游戏插满了一座塔的脚……猜测有被扣分)


跟着其他玩家跑了一分钟左右,我突然想到任务如此轻松,刷 AP 又不是用跑的会比较多,看了仓库里面 200 多的初始物资,还是勤恳一点一座塔一座塔用 UPC 完 glyph hack 的方式解决吧…。于是 40 分钟内我就在园区里面用平常在台湾师范大学刷 AP 的步调走了 4 圈整(有用 Intel 看实况的玩家们大概会觉得这家伙怎么都在散步吧),农了几百把 key、消耗了一些现场农出来的低等脚。中间也有不少荒腔走板的状况发生,诸如有玩家发现 Hack 园区外但是碰得到的塔(共有两座)会爆出海量物资、有在园区内的活动用塔却被堵住无法靠近等,实在是对活动的细节规画感到汗颜。


值得注意的是:本届的物资产出量远不如去年的 AO,唯一能明显感觉到爆量的物资是彷佛用不完的 VRHS,造成整场比赛我都在不停地乱插VRHS后短hack中度过。


在轻松地无负重(我甚至连背包跟行动电源都没带,只抓着手机就走出去了)散步四十分钟后,Akira 如雷贯耳(因为你耳机忘记关小声)的声音传来,要求参赛者立即停下所有活动回到集合点。这一轮在随便乱插白点的情况下大概获得了 20 万左右的 AP,当时也不确定是好是坏。


进入冷却时间,发下了第二阶段的规则、顺便宣布了第一阶段最高 AP 者,我算运气很好地拿到了这个奖项,顺利地删除了对方获得 Load out 捐赠者的一半物资。回想起来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因为第一阶段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日常了……就是走路插脚点 hack 然后绕圈圈,丝毫没有紧张感。


冷却时间比预想的长非常多,几乎足够读完规则的我坐在旁边小歇片刻,并且帮手机充电到下一阶段也不需要携带行动电源的程度,这么说来我在整个 AO2 比赛过程中的肩膀负重一直都是 0,因为甚至连背包都不带,只为了能够节省体力,从我打完 AO 都还活蹦乱跳的事实证明是非常有效的。


第二阶段接着到来,由于没有什么亮点我猜以下记述会流于流水账,是非常一般的 Cluster battle,跟日常 Anomaly 会看到的规则如出一辙,也有会冒出来的高分 VP(信息由上一圈的 Deadrop 提供),蓝军决定在这一圈采取固守 VP、放掉其他塔的战略。


听到这里就不禁吐槽,只固守 VP 完全是在正常 Anomaly 蓝军人数劣势下不得不然的打法,今天在蓝军整体 Anomaly 经验比绿军丰富的情况下还玩这招恐怕凶多吉少。果不其然,整个 40 分钟场上多数区域是由绿军控制,有如正常的日本 Anomaly 越打越绝望,被访问时脑袋里的想法全是「又要输了」。虽然事后观看回放时才发现其实蓝军并没有如想象中输这么多,靠着第一阶段的分数优势此时双方仍是 55 开,但参赛者并不会知道。



在二三阶段之间我预估或许已经输了超过 30% 的分数,但总有传来好消息,至少韩国探员 kerkiss 拿下了AP第一,与我不一样的是 kerkiss 这名壮汉是整场比赛都负重 10 公斤的,相比之下我简直毫无贡献。并且,直到此刻我才发现:原来并不是只有第一阶段有 AP 竞赛,我一直都搞错规则了,第二阶段应该顺手多刷点 capture 的。


「不然你们会看到 3 个 bamboocyt 挂在排行榜上,

那太难看了,还是别吧。」


这之间幸运收到了场外玩家的物资捐赠,拿到了一张空白的物资卡以及访问时间,日文能力太过感人的我只能随便讲点什么让人翻译,想想至少不是脚底按摩就好了,感谢捐赠给我的人。



钟声响起,比赛进入下半场,第三阶段的 Link Frenzy 依然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玩法。就在此时战局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我以为已经没救的赛况似乎开始出现转机,场上多数时间都是由蓝军的 Link 控制着,最戏剧化的一刻发生在本阶段的最后 10 分钟:三个蓝军守着一座仅有一个 Common shield 的蓝七塔针包,在身上的盾几乎用罄的情况下我已准备好用低等脚来维持塔是蓝色就好,但对面的六个绿军似乎完全没有要动作的意思,只是低着头默默画着图。在场的蓝军面面相觑,毕竟这只意味着一件事情


「他们没资源了」


没错,仔细想想就可以略知一二,连没有被砍物资的蓝军都打到近乎空仓了,对面的状况肯定更加凄惨,或许对面游戏新手居多也影响了他们对物资使用的效率,在每一只八脚都可能是激烈巷战中的最后一颗子弹时,随意把物资用在不适当的地点都可能造成战役的失败。(水球文)


带着扳回一城的心情回到集合点,已经有一个可爱女儿(真的很可爱)还负重5公斤的蓝军女战神 pechonyan 拿到了本阶段的 AP 冠军(没错,我又忘记要刷AP了),让人惊叹的是在同样人数的战场上蓝军仍旧有诸多精锐可以跟绿军一拚。虽然此时比分已经大幅度领先,我在现场以为只是略微占优不敢掉以轻心,但绿军近乎弹尽援绝的讯号已出,让人对即将发生的第四阶段战况乐观不已。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间两阶段内,负责 Deadrop 的蓝军探员们确保了大部分的 Deadrop,这是数据以及现场 Log 上都看不出来的贡献,但这些事情除了直接的得分外,内附的战情信息也着实让蓝军在接下来的回合中越发顺遂。


第四阶段的 Shard battle…没错就是如出一辙的规则,只是分数变成了移动距离,此时全部人的物资都增加了各 100 的 L8 XMP 与八脚,没有特殊任务的我决定试着把物资花光,身上的 200 多 VRHS 在此派上用场,毕竟全场几乎没有人有多余的盾,要守住密集区任何一座塔都是很困难的。


愉快的我选定了游乐园前段的密集区中间,开始了连续 40 分钟不间断的插脚刷capture,在游乐园边上就把八脚往外插试图造成绿军困扰(至少可以消耗三发八炮)、在游乐园里面就纯粹插一脚、点 hack、上两个 VRHS 点两次 hack 让一脚不至于匮乏,毕竟只要塔非蓝即白,场中央就不可能会有绿线的存在,也无从移动碎片,闲暇之余发现附近没有绿军 Log 就到碎片塔插满脚、偷喷个两条线到游乐园角落试着偷偷碎片移动距离,好不开心。而全场多数时间也都是由蓝军牢牢控制着长 Link。


「好像终于要止败了」


集合时的心情是愉悦的,第一次在日本这块土地上感到胜券在握有些不可思议。如今只等宣布结果,由于当时日本时间已经是凌晨,众人体力也几乎到了极限,但在 Akira 宣布蓝军胜利的时候依旧雀跃不已。其实第四阶段结束后的多数画面因为疲劳已经有些模糊,但所有的情绪都仍旧历历在目,事后的 After Party 在无数炸物、干杯以及交换人物卡和聊天中度过,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



其实在参赛前一直很担心自己没有贡献,结束后看看 AP 排行榜……嗯……应该算是有发挥所长吧?这一趟旅行获得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但这会是我 Ingress 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记忆。



感谢每一个把我送到东京的人,没有你们的分享 +1 以及鼓励、影片制作,我实在不可能到达这里,更遑论赢下比赛。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曾想过自己有参赛的这一天;你不会看这篇文章,但我知道你在背后做了多少努力。我爱你。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步渠道

Telegram - https://telegram.me/ingressbjres

Twitter - @ingressbeijing

网站 - https://bjres.net

投稿请发邮件至 tougao@bjres.net

请务必投稿后联系 @AlexRowe 确认稿件到达

Telegram - @alexrowe

QQ - 350259971


戳原文访问网站对历史文章进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