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的凄风苦雨 | 记 Ingress 任务生涯第一次滑铁卢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Resistance
Ingress Beijing


上次说到阿姆斯特丹的任务之旅不仅没能完成最开始的基本计划,甚至经历了我任务生涯的第一次滑铁卢,留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单图任务。那么这次就给大家好好讲一下这个坑爹的过程吧。


路线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路线,经历过1个多小时的电车,我终于来到了任务所在地——位于阿姆斯特丹主城区西北方向、隔海相望的工业文化园区。



艰难的开始


下了电车,走向第一个任务起点。天空一直在飘着细雨,沿路风景还不错,巨大的厂房营造出浓浓的工业感,可以看出相当一部分厂房都改建成了新式的办公场所和艺术空间。甚至在一个厂房的一楼,正在举行一个设计类的讲座,而且偌大的阶梯教室里面座无虚席。厂房中间空旷萧索的工地和灰蒙蒙的天空带来的孤寂感,与暖黄色的灯光和设计公司精致时尚的装潢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冲突感非常奇妙。



接了第一个任务,走向第一个portal“沉没的潜水艇”The Sunken Submarine。



这个任务必须按照顺序做,然而第一个portal就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看着光标走到第一个portal附近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po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hack到。这果然是一艘沉没的潜水艇,在码头上看到的情景是这样的。



它静静的待在离岸边60米开外的地方等着我去hack。我沿着附近的各种路走了两遍,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在空旷的地方,也没有高楼大厦可以帮我反射一下信号飘一飘。我离它最近的时候大概是这样。



所以就要放弃了吗?第一个po都没摸到就要放弃了吗?我问自己。答案是否定的!作为任务达人的我,怎么能够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困难就放弃呢!我决定坐船去摸po!

所谓的船,是阿姆斯特丹的公共交通ferry,提供从红色图钉所在地文化中心NDSM开往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的日常通行(下图右下角)。



由于我买了公交4日的通票,所以完全没有压力,说上船就上船。混杂在人群中上了船,然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第一个po。这个时候雨已经变得有点大了,不再是细碎的毛毛雨,而是带着一些力量的小雨了。非常奇怪的是,阿姆斯特丹人民不知道为啥不爱打伞,密密麻麻等船的人基本上都是防雨外套,或者是雨衣。不然就干脆没有防雨措施。只有我和其他一两个人打着伞。后来我自己分析,可能是因为码头风很大,打伞太不方便了。虽然我的伞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但是我觉得还在我可以control的范围之内。



其实船开出去1分钟不到,我就已经摸到了po,然而并不能中途跳船。于是只能跟着船开到中央车站然后再坐回来。这第一个po就耗掉了我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开始做任务的时候天光尚早,结果第一个po摸完,天色已经有点灰暗了,虽然才下午4、5点吧。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其实老天爷已经在尽力暗示我不要进行这个坑爹的任务了,哪有第一个po就这么坑的。然而,当时的我怀抱着满腔的热情和组图任务从未失败过的骄傲自大,完全没有把这种天启放在心上,一意孤行继续着我的任务旅程。

雨越下越大,我的鞋子已经全湿透了,双脚泡在冰冷的水里的感觉非常糟糕。我想我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凯特·温斯莱特在拍完《泰坦尼克号》之后接受采访时说,这一辈子再也不想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拍戏了。这滋味真不好受!然而我还是奋勇继续着任务。越走越荒凉,在这个夜色渐深、没有一个路人、周围都是集装箱的码头走着,我不由自主地开始脑补自己被抢劫然后开枪杀死抛尸荒郊的戏码。



带着对生命财产安全无比的忐忑,我终于做完了第一个拼图任务。


暂时的轻松


接下第二个拼图任务之后,比较顺利的做完了。这时已经走到了人声鼎沸的地方,虽然我看不到人在哪里吧,但是周围已经有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了。往远处眺望,貌似有一片类似嘉年华的场地,灯光闪烁、水汽氤氲,非常热闹。



接了第三个拼图任务,果然是往人群的那个方向走去。有一个po是高高的起重机,很明显,非常好找。我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朝着那个醒目的地标走去。然而走到跟前我才发现不对劲,类似嘉年华的场地被围墙高高的围起,而起重机下面是一个检票口。原来不是露天嘉年华,而是一个需要门票的活动。



不甘的尝试


没关系,不就是活动嘛,买票进去好了。跟负责检票的小姐姐一顿social,但是悲哀的发现,检票口附近不卖票,票需要提前在网上买或者去远处一个什么购票点买。不得不说欧洲老外这经济头脑和服务意识真的已经不是世界领先水平了,这要是在中国,准保旁边有个二维码,让您扫一扫付钱进去了。好好好,我配合您这欧洲老做派,我上网看看先。好不容易搜到这个名为“Into the woods”的音乐会——没错,这不是活动官方全称,但是小姐姐只告诉了我这么简单的三个单词,你们可以想象我费了多大的劲才google到正确的网址——结果发现有钱也买不了,网上只预售,不能随时买票。



郁闷的我,只能在小姐姐的指引下去找现场购票的地方。然而小姐姐的指引也非常的简单:“出去,往外面走,有一个亮着黄灯的小房子,那里应该有票”然而小房子叫什么名字?往哪个方向走?大概走多远?有没有沿路的标志?有没有海报或者其他东西可以辨别?这些问题,小姐姐和小姐姐的小伙伴统统不能回答我。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去找。我在越来越大的雨中找了大概半个小时,沿路遇到的人都被我问了个遍,可是没有任何人能够给我提供帮助。此时我除了鞋子全湿了以外,裤子小腿以下的部分也全湿了。于是我问了我自己在第一个po那已经问过的问题:所以就要放弃了吗?答案当然是不!!!!老子费劲千辛万苦,坐两次船摸到的第一个po,已经做到第三个拼图了,为什么要放弃!!!!

进不去,那么我只能尝试在外围能不能摸到任务po了。于是围绕着音乐会的场地我开始了各种爬集装箱、钻小路的探险活动。



抱憾的终局


但是场地真的太大了,我在第N次爬到一个集装箱顶上的时候终于放弃了。此时的我,又累又冷又饿,我真的很怕继续下去我会晕倒在喧嚣live音乐会外僻静无人的集装箱空隙中。怀着深深的遗憾和绝望,我站在放弃任务的地点——某个集装箱平台上,也是比较高的制高点——远远的拍下了live音乐会的场景(举着手机伸到围墙上方,没错围墙真的很高,我站在围墙下看不到场地)。然而回来才发现,这个地方离舞台很远,而且中间有很多东西隔着,而且我手还抖了。



在这之后,我迅速走到码头搭船回到市区,然后又坚持着拼完一排任务才回的酒店。不过这一路真的是把我冻坏了,即使在酒店洗了非常长时间的热水澡,我依然浑身不舒服,虽然没有高烧但是四肢乏力,直接影响了我第二天的任务状态。导致我放弃了阿姆斯特丹古城拼图,非常遗憾。


想说的话


以上就是我任务生涯的第一次滑铁卢,希望未来大家做任务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当地的大佬。除了提前问一下任务本身坑不坑,还要在去做的当天问一下大佬以及自己查一下任务所在地是否有什么活动举办。我觉得真的是小心驾驶得万年船。

最后,欢迎大家来北京做圆明园拼图任务,或者在重要会议期间做中轴线任务,这两个任务的拼图都非常好看,而且一点儿也不坑。(才怪!逃跑~)



It's Time to Move! 

点击阅读全文

欢迎登陆北京ingress蓝军官网


扫一扫关注我们吧↓

转载我们文章的声明

本文还将被推送到

Telegram

RSSTwitter

历史文章请访问 https://bjres.net  查看

投稿邮箱:tougao@bjres.net

如投稿后未得到回复,请Tele联系 @alexrowe


戳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