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蓝饭店

点击查看微信稿件原文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Resistance
Ingress Beijing


武蓝的饭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门面排着几个桌子,用来做正常的交流,可以交换biocard。约饭完的人,库存的xmp和VR不够了,每每花几十元钱,买一个薯条,靠门面外站着,等仓库爆了再走;如果肯充一百刀VIP,那就能享受贵宾待遇,但这些顾客,多是普通玩家,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富人家的玩家,才踱进店面隔壁的VIP休息室,要一杯咖啡,慢慢地坐着喝并hack等待仓库爆仓。


我在饭店里当学徒,在外面做跑腿的事。我整天的站在店里,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只有浴巾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浴巾是办了会员卡而在外面桌子待的唯一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大多重,大针包,让人半懂不懂。因为他姓孔,正好又喜欢用浴巾,便取了一个绰号孔浴巾。他到店,所有的顾客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浴巾,你多重又失败了!他不回答,对正在社交的一卡老板说:给我顶点key,要用红桶装的!。便排出几张人头牌。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做多重又把自己给B了吧!孔浴巾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连到了蓝普通讯城。孔浴巾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自己B自己不算B……Block!……柱国的事,能算B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竹笋,针包,江滩百重,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会做多重吗?”我点了头。他说:“我问你,知道做多重怎么样做才不会B自己吗?”我想,自己B了自己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浴巾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罢?我教给你,记着!将来做大新闻多重时候要用。”我暗想我做大新闻还很远呢。孔浴巾用指甲蘸了一点水,想在柜上写多重教程,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中秋前的两三天,店长一卡正在算账,忽然说:“孔浴巾长久没有来了。还有换VR和人头牌的钱没结清!”我才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来约饭的客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把自己顶点盖了。”店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做多重。这一回,是自己发昏,不看key名,连错了也不毒了。这还得了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被本地大佬嘲笑了,然后被发北蓝。“后来呢?”“后来肯定是A了。”店长不再问,慢慢的算他的账。



我从此没再见过他,大约孔浴巾的确A了。


It's Time to Move! 

点击阅读全文

欢迎登陆北京ingress蓝军官网


扫一扫关注我们吧↓

转载我们文章的声明

本文还将被推送到

Telegram

RSSTwitter

历史文章请访问 http://bjres.net  查看

投稿邮箱:tougao@bjres.net

如投稿后未得到回复,请Tele联系 @alexrowe


戳原文,更有料!